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火星公開課」第189期 | 丹華資本嚴靜思:區塊鏈創業者的幸運和DApp的最終形態

火星公開課 ·

09月30日

熱度: 56777

雖然這是個很野蠻的行業,有太多不規范和亂象,但可能帶來一個90后創業的新時代。

「火星公開課」第189期 | 丹華資本嚴靜思:區塊鏈創業者的幸運和DApp的最終形態

要點速覽:

1.創業逃不過三個事——生、死和BAT,而區塊鏈創業逃掉了1/3。

2.一個全新的領域,生產/投入的比例很難估計出來;如果比現有的低,會與公司的規模經濟目的背道而馳。

3.區塊鏈創業的三個坑:傳統創業“流量”的坑、流動性之坑、歷史時機之坑。

4.無論是牛市還是熊市,建立穩定團隊都很有挑戰性,也直接影響到項目成敗。

9月30日22:00,丹華資本董事總經理嚴靜思做客「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圍繞“區塊鏈創業者的幸運和DApp的最終形態”這一主題,與輪值群主魏天元進行了深度對話。

嚴靜思認為,區塊鏈創業者是非常幸運的,在中國逃過BAT,在美國逃過Google、Facebook、Amazon,但從區塊鏈探索途徑上來說,現在還處于當年積累“流量”階段,除了比特幣之外,整個市場其實是不明確的,但比“傳統”創業更有可能在短時間造就百億級別的公司。

至于DApp的最終形態,嚴靜思提到了兩點:1. 產品化的區塊鏈VS協議化,希望更多的人能夠探索出區塊鏈產品化的商業模式;2. 產品化的DApp最有可能的偉大形態包含兩方面,一是數據市場場所,二是當有了不同的數據市場之后,進行不同Token之間的規范、定價、交易交割的原生加密金融機構會出現。

以下為對話原文,由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整理:

一、“區塊鏈創業者非常幸運

魏天元:為什么說區塊鏈創業者是幸運的?

嚴靜思:我覺得區塊鏈創業者是非常幸運的,倒不是去年和年初經常開玩笑說的一個在大公司不起眼的小算法改進,竟然能估值多少個億;而是說這個新興行業的創業者在中國逃過BAT,在美國逃過Google、Facebook、Amazon。

區塊鏈誕生至今已經有九年多的時間。在2016年春天的時候,我們的實習生協助做過一個整理,全球的創業公司能找得到名號的區塊鏈公司(主要數據來源于主要VC funding過的)不到300家,比我們群里人數還少。現在Crypto Fund的數量量級都不止這個數了。

去年千載難逢的行情給crypto veteran帶來過去難以想象的資本、人才和關注度,也讓新入區塊鏈行業的創業者數量指數級增加。無論是故人還是新歡,除去成熟的礦機、礦池公司,無論公司或項目估值幾何,幾乎都還處于商業模式不清、產品形態嘗試開發的探索階段,這是早期公司規避不掉的生死規律。

由于不需要面對這些互聯網巨頭求生存,區塊鏈創業者還是非常幸福的。當然作為區塊鏈投資者也很幸福,項目發展好的情況下不用天天尋思或惦記到底最后哪位大佬會惦記上某個賽道的哪個公司。所以有人說,創業逃不過三個事:生、死和BAT。我想區塊鏈創業逃掉了1/3

我覺得是必然的,這種幸福背后是規模經濟的經濟學原理。巨頭為了優化自己的利益,是不會去做灰色地帶的。大公司通降低投入成本來達到規模優勢,即使有時候增加投入成本,譬如研發和購買新機器,也為了保證產出的增加能夠包含新的投入成本。一個全新的領域,生產/投入的比例很難估計出來;如果比現有的低,與公司的規模經濟的目的背道而馳。

感謝這個樸素的理論,第一代相關企業在成長過程中并未與intel等巨頭競爭,所以成了比特大陸、嘉楠耘智這些偉大的公司。

回首互聯網行業的商業模式,具體從商業途徑上,互聯網巨頭通過早期的探索,逐步意識到了商業競爭的核心是專有數據或者說是早期巨頭積累了極具產生流量價值的聯系人,之后再探索出廣告、電商等眾多成功的商業模式。流量網絡效應造就了他們的霸主地位。但霸主一旦確定,企業一批批創,VC一批批投,企業成長就變成了個優化買流量的專職工作,專注的轉化率和保持率貨幣化的運營。

從區塊鏈這種探索途徑上來說,現在還出于當年積累“流量”的階段。如果說互聯網當年是從長尾里探索出來的數據新商業模式,區塊鏈什么樣的“流量”有價值,目前除了比特幣,整個市場其實是不明確的,還在探索中,但比傳統創業仍更有可能在短時間成長為百億級別的公司。

二、區塊鏈創業的三個坑

魏天元:雖然區塊鏈創業者很幸福,你在行業這么久,是否可以分享下區塊鏈創業特殊的坑?

嚴靜思:第一坑可能就是傳統創業流量的坑。有些區塊鏈創業者第一天就運用實現”豐富的用戶場景和活躍的用戶群體”的互聯網運營手段。但由于商業實現途徑不明確,這種手段累積的運營數據都是投機人和投資人,目前很難想象用于實現未來區塊鏈商業用途的(除非交易所項目)。其實大家可以想想,區塊鏈行業內最成功的項目是毫無爭議是比特幣,而比特幣其實是一個非常單一用戶場景和簡單的功能的項目。

第二坑是流動性之坑。這個最近老生常談,一個是融資工具的utility價格波動,就是1200美金融的以太坊跌到600美金,常常勸不動賣,然后到現在200多美金。有時創業有個美好的期望挺不錯的,但是不能是對utility價格。

另一方面是項目的代幣自身漲跌問題:一個其實是種子輪階段的項目,很早就要承擔面對公眾和社區,以及給內部團隊帶來的管理上的摩擦。例如包括分期發放代幣在暴漲暴跌的時刻到底是不是應該向投資人發放等討論和決策,甚至還有無幣的區塊鏈公司,在這種時間上也需要花很多時間很能量在向外部和內部探討解釋為什么不發幣。這個流動性也耗費了創業者過多遠離有意義探索的經歷。

第三坑是歷史時機之坑。這是個周期很快的行業,創業者經常在對一個歷史時機過去的事情挑戰(雖然很可能只有一年)。

魏天元:所以你覺得區塊鏈創業者需要有什么特殊特質?

嚴靜思:我對區塊鏈的理解是,它的特殊性在于開創了用商業手段解決技術問題,這是以前商業社會沒有過的。所以區塊鏈創業者面對這個特殊性,只要學會和理解兩件事情:1.用商業的手段解決技術問題;2.理解流動性只是個起點,并非終點。

魏天元:說了這么多,那你覺得區塊鏈創業者接下來最大的具體挑戰是什么?

嚴靜思:有很多挑戰,但最后歸結為最難的一點是團隊建設。組建團隊,戰略上需要有一輪一輪的動力鼓氣,一般這種動力包括:1.產品的用戶量節節攀升;2.公司的訂單或收入不斷增加;3.一輪輪估值增高,大佬投資人一輪輪進入。

但區塊鏈(除了礦霸和交易所)很難讓團隊看到用戶量和收入;由于代幣數量固定加之和劇烈波動的的屬性,也很難達到以上第3點。哪怕區塊鏈項目有充分的Funding,可以負擔得了高于市場的工資,由于缺乏上述這種動力,無論是牛市還是熊市,建立穩定團隊都很有挑戰性,也直接影響到項目成敗。以太坊是目前看到做得最好的。

三、DApp的最終形態

魏天元:下一個主題,談談 DApp的最終形態?

嚴靜思:最近聽到一些很有意思的討論,說看看現在的區塊鏈除掉投資人的用戶量,少得可憐,DApp是不是就是我們的一個美好幻想,是否被V神坑了。

這個觀點我不認同。兩個觀點:產品化的區塊鏈VS協議化,很有可能近期探索出產品化的商業模式;產品化的DApp最有可能的偉大形態。

1. 產品化的區塊鏈VS協議化,希望更多的人能夠探索出區塊鏈產品化的商業模式。我相信群里所有人都見過fat protocol那個著名圖片。協議的偉大性和區塊鏈帶來的協議的商業價值這個世界去年已經意識到,也直接帶來了這次炒作。

但區塊鏈不會脫離商業的本質,會以協議為基礎,產品多樣。我覺得現在進入了一個需要區塊鏈產品化的階段。協議的要求是穩定性,就不能天天folk,而產品的需要可以根據用戶不同需要不斷更改,并更易實現產品價值。

比方說,幣安幣、火腿和USDT、GUSD就是區塊鏈產品化的一個很好案例。這些事根據客戶商業需要的不同產品形態,但協議層沒有任何區別,商業價值也很大。

我看到有些社區已經在進行這一方面的討論,比如比特幣和BCH,比特幣是協議,通用的價值儲存支付,越穩定價值越大,但也許BCH可以走產品化,以公司化的形式運營多個版本滿足不同的產品客戶的需要。

2.產品化的DApp最有可能的偉大形態

形態一:和大家幻想的一樣,DApp是數據市場的場所。但在實現的途徑上,我不認為C端用戶可以通過提高用戶體驗和簡單經濟激勵可以推動得了的,這點輕視了互聯網時代的強網絡效應。

我猜可能會是這么個情況:數據的買家是B端,B端其實是要買一個統計特征,而非真正的個人信息。在這種情況下,現有的數據賣家為了使得自己的數據更具有競爭力,會強行也有能力強行向C端推一些區塊鏈的產品,以保證自己售賣的數據欺詐更少,具有吸引力。這樣,這個生態才打通了。

一旦到了這一階段,數據不是以個數定價,而可以以對AI模型輸出的貢獻來定價了。新的價值模型也會出現。所以下一階段特別期待有些B端的創業者能夠進入

第二個形態:當有了不同的數據市場之后,進行不同Token之間的規范、定價、交易交割的原生加密金融機構會出現。

這兩種DApp的形態比目前的DApp游戲要有更大的商用市場,也符合商業規律。

四、區塊鏈帶來90后創業的新時代

魏天元:最后一個問題,也是我們經常討論的一個話題,不同時期的創業者有何不同?區塊鏈創業會是一個新的歷史趨勢嗎?

嚴靜思:我有個很有意思的總結, 觀察一些不同歷史時期優秀人才的選擇。我們普通人的奮斗為了財富上有所提高,自我實現上有所突破,總要進行一下決策。這種決策很具有時代性。

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他們年輕時候(比方說大概30歲左右,工作積累五年之后) ,實現這種提升的途徑很有限,幾乎也只能想著升職加薪。

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實現這種提升的主流選擇是跳槽。一方面,社會發展,新興崗位和市場經濟的增量,人才的流動性增加;另一方面,企業人才競爭也帶來了跳槽的收益比過去階段提高。

到了八十年代,這個跳槽的路徑在某些已經穩定實現了寡頭競爭或壟斷的行業就不太行得通了。而新興行業卻蓬勃發展,所以同行業跳槽雖然很容易,但缺乏新鮮向上的空間,這個時候就意識到要換賽道。

我想90后是最具有創業動機和條件的,尤其是九五后,工作的時候普遍資產價格已經非常高了,舉一個非常極端的例子,假設打工從100萬人民幣一年換份工作200萬,扣完稅之后,也許可以多買幾個包,如果沒有較好的家底,要靠自己累積或者擁有些資產,幾乎很難想象。

說來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但歷史總還是進步的。創業的普遍環境比過去要舒適,并擁有大量的資本方和套路學習,商業模式的發展已經到不需要負擔機器、會計、司機之類的固定資產投入,所以進入創業的時代也很正常。

不管賽道怎么變,即便是到了上市后的新階段,也很難繞開幾個巨頭。

但區塊鏈創業這事的特殊性,很多時候在創造可以迅速交換的價值載體,讓我們普通人可以嘗到了價值創造和價值增發的甜頭。雖然這是個很野蠻的行業,有太多不規范和亂象,但這種重新塑造商業體系的刺激和可能性一定會帶來一個90后創業的新時代。?

嘉賓簡介

嚴靜思 / 丹華資本董事總經理

畢業于MIT和南開大學,最早的區塊鏈職業機構投資者之一,曾供職于中國人壽投資部海外投資(2008- 2012 ),2015年起在丹華資本主導投資了Brave,Nuco/Aion, NuCypher, Mobilecoin, CertiK,Path,Zilliqa,OriginProtocol, Aelf,Cobo,infinity stones 等項目,同時也是Pantera Capital,Polychain Capital早期投資人。

對話發起人

魏天元 / Path Network 國際顧問

洞察資本創始合伙人,95后連續創業者,目前在美國邁阿密大學就讀,專注于區塊鏈投資孵化, 先后投資Path、ZG、PPS等項目及比特幣礦場,深度孵化Path Network, 獲得比特大陸、硬幣資本、丹華資本、Arrington Xrp Capital、火星共識實驗室等機構投資。


文章聲明:本文根據「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嘉賓分享內容整理,不代表火星財經立場,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

關鍵字: 火星公開課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火星公開課」第188期 |Penta創始人David:區塊鏈如何才能大規模應用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