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菲律賓區塊鏈監管政策一覽,其市場的機遇與挑戰

Bplus新加坡 ·

10月04日

熱度: 25645

不同于美國、英國、俄羅斯等國家所持的較為謹慎的態度,菲律賓政府對于數字貨幣及區塊鏈的態度非常的積極開放。

加密貨幣草案加速制定

眾所周知,菲律賓是世界上第一批實施加密貨幣交易正式準則的國家之一。不同于美國、英國、俄羅斯等國家所持的較為謹慎的態度,菲律賓政府對于數字貨幣及區塊鏈的態度非常的積極開放。且與世界各國的央行相反,菲律賓中央銀行(BSP)意向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制定有利的、令人鼓舞的政策。

2017年2月,BSP為交易所運營商制定了強制性的指導方針,其中規定獲得認證的交易所將被認定為匯款和轉賬公司。“菲律賓央行將是世界上第一個對加密貨幣制定開放性監管政策的中央銀行。”早在2016年的一次采訪中,BSP副行長就曾如此表示。同月BSP發布了第944號通知(BSPCircularNo.944),確定了比特幣交易的合法性。

2018年7月,BSP批準了兩家新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交的申請,允許他們進行法幣和加密貨幣的交易。

在制定1C0及加密貨幣的監管政策上,菲律賓央行和當局的態度不謀而合,雙方將強強聯手,推動菲律賓數字貨幣市場的快速發展。2017年11月底,菲律賓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宣布準備將加密數字貨幣合法化。2018年2月9日, SEC發布了《SEC建議》,表示根據個案的事實和環境,如果代幣符合《證券法規》第3.1條定義的證券性質,就要受到SEC的監管。在《證券法規》第3.1(b)款下,證券通常包括“投資合同”。投資合同指一個合同、交易或計劃(總稱“合同”),自然人借此合同投資自己的金錢在一個共同事業中,并導致期望收益根本上來源于他人的努力。當一個人試圖利用他人的金錢或財產來實現盈利時,就假定存在投資合同。根據《證券法規》第8款和第28款,當一項計劃包括向公眾出售證券時,《證券法規》要求提供的所謂的證券經正式注冊,并且適當的執照和/或向公眾出售證券的許可證已經頒發給公司和/或其代理人。同樣地,作為1C0企業的銷售人員、經紀人、經銷商或代理商的人,在銷售或說服人們投資于由1C0公司提供的投資計劃(包括通過互聯網進行的招攬和招聘)時,必須根據《證券法規》的第28款向SEC注冊。

2018年5月,SEC要求加密貨幣社區協助制定數字貨幣及區塊鏈方面的相關規則。2018年8月初,SEC發布了一組1C0監管草案規則,這一舉動為菲律賓合法銷售加密貨幣鋪平道路,“為了保證相關企業可以安全順利進行1C0活動,我們將為他們制定相關的政策,以監管Token或加密貨幣。”

1C0的監管草案新鮮出爐之際,針對國內加密貨幣交易所的監管草案也在加速制定中。9月初,SEC相關負責人表示,由于全球金融市場對加密貨幣的興趣日益濃厚,菲律賓政府有意推動加密貨幣交易所在該國的運營。“我們希望在9月上旬為虛擬貨幣交易所制定一項監管草案,并在今年晚些時候敲定最終監管規定。”菲律賓SEC委員Ephyro Luis B.Amatong透露。Luis表示,只有當加密貨幣交易所被監管后,加密貨幣交易者和投資者才能獲得更好的資產保護,創業公司也才能合法的通過1C0籌集資金。同時,據相關媒體報道,國際數字貨幣和區塊鏈去中心化協會(IDACB)將向BSP提供該協會的87個國家政府關于區塊鏈技術監管的實踐信息,這意味著BSP將獲得在制定區塊鏈執行法律框架方面的第一手資料,作為其區塊鏈立法的參考。

不同于中國和美國數字貨幣市場的風聲鶴唳,菲律賓的政策一片利好。盡管在央行和政府的雙重推動下,監管已經勢在必行,但顯然這些法律不會過多地約束數字貨幣的發展,相反的是,還會起到一定的支持作用。

菲律賓區塊鏈監管政策一覽,其市場的機遇與挑戰

菲律賓成企業出海趨向

在中國和美國等國家收緊數字貨幣政策后,交易所們開始參研“幣幣交易”和“代投私募”等避險手段,游走在灰色的危險地帶。在此背景下,區塊鏈項目出海便成了一種趨勢。開放的菲律賓成為了眾多區塊鏈企業出海的首選之地。政府的利好政策固然是重要原因,其針對數字貨幣及區塊鏈技術的基礎設施建設也助益良多。

2018年4月,菲律賓政府首次批準區塊鏈產業相關公司在菲運營,首批入駐亞洲加密谷的15家區塊鏈和金融科技公司分別來自中國香港、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等地。落戶公司將會獲得大幅稅務減免,但作為回報,這些公司2年內要至少完成100萬美元的投資、繳納10萬美元的許可證費用。

2018年8月9日,菲律賓卡加延經濟區管理局(CEZA)與Nothern Star Gaming&Resorts Inc合作開發了一個名為亞洲加密谷(CVA)的數字貨幣及金融科技中心,該中心坐落于卡加延經濟特區和自由港,類似于瑞士楚格的“加密谷”。

“CVA將由網絡園區內的一個25間商鋪的住宅發展項目所組成,符合嚴格的CEZA境外授權的虛擬交易所(OVS)的安全要求。它將包括共同工作和生活空間、商業孵化和加速中心以及OVEs的支持辦公室和全球加密貨幣領域的服務提供商。”CEZA行政總裁兼首席執行官Raul L.Lambino在一份官方新聞聲明中評論說,“CVA的建設將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者和全球金融科技技術公司到菲律賓進行投資,將助力菲律賓成為金融科技和區塊鏈相關工作的主要離岸目的地之一、助力卡加延經濟特區成為‘亞洲硅谷’。”

除此之外,菲律賓被賦予的“區塊鏈落地應用最快的國家之一、數字貨幣解決外匯痛點的特殊國情、極強的剛需市場、外匯管制寬松、在虛擬貨幣領域外國人可以擁有100%股權”等標簽,也是其被眾多區塊鏈項目選定為出海首選之地的原因。

菲律賓市場的機遇與挑戰

盡管菲律賓對區塊鏈的開放程度屬全球之最,但其區塊鏈發展之路挑戰依然巨大。

眾所周知,菲律賓的互聯網水平非常低,可以說落后于中國二十年,且其電子支付僅占交易總額的1%,是亞洲數字銀行采用率最低的國家之一,這種背景下,區塊鏈插入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同時菲律賓領導級人才和開發商有限,缺乏健康的資金生態系統和消費者信任等等都是比較嚴重的問題。

但無論如何,菲律賓有全力以赴的勇氣,躋身區塊鏈領袖的競選名單不足為過。大海航行中,有自斷后路的“瘋狂”才可能激發更深層的潛力,最終成為第一個到達彼岸的勝利者,區塊鏈時代亦如是。

“我們曾錯過互聯網時代,就不要再錯過區塊鏈時代了。”胡斯托站在時代的另一端呼吁到。


文章聲明:本文為火星財經專欄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觀點,版權歸作者所有,如需轉載,請提前聯系作者或注明出處。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盤點:各國對于加密貨幣的監管政策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