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火星專訪 | 幣安CFO周瑋:security token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市場

火星財經 ·

10月12日

熱度: 58797

周瑋表示,目前他在幣安主要的工作是為幣安開拓各國法幣交易所,并非帶領幣安上市。

火星專訪 | 幣安CFO周瑋:security token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市場

97日,原智聯招聘CFO周瑋加入全球最大數字貨幣交易平臺幣安,并擔任首席財務官(CFO)。這條消息當天迅速占領各大區塊鏈媒體平臺,并刷屏微信朋友圈,很多媒體猜測幣安此舉意圖讓有豐富上市經驗的周瑋帶領幣安上市,周瑋在接受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的專訪時對此表示:雖然我做過上市公司的CFO,雖然我也帶過上市公司去上市,但是這只是我過去十幾年工作經驗中的一兩件事情而已。

我能給幣安帶來的,一方面是幫助幣安快速成長,另一方面是為幣安開拓各國法幣交易所。

周瑋在前沿科技、互聯網和媒體領域擁有超過15年的投資并購、財務管理等經驗;周瑋畢業于哈佛大學,獲經濟學與東亞研究專業學士學位。畢業后,曾任職于高盛香港的投資銀行部門,負責兼并收購與資本市場交易;之后加入高盛ASSG小組負責亞洲市場的不良資產以及房地產投資管理;曾分別擔任智聯招聘(NYSE: ZPIN)、卓越游戲、昌榮傳播(NASDAQ: CHRM)首席財務官,并于2010年成功帶領昌榮傳播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曾擔任Sky-MobiNASDAQMOBI)董事會成員兼審計委員會主席;在2016年周瑋帶領了全球最大同性社交平臺Grindr的收購,同時也加入了Grindr董事會并擔任董事會副主席。

在接受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專訪時,周瑋表示幣安目前打算跟馬耳他股票交易所成立一家合資公司,馬耳他將會在今年10月底11月初在西方國家法律體系中出臺一整套數字貨幣管理體系,包括數字貨幣交易所的管理,ICO的管理等等,在這個新的法律體系基礎之下,幣安準備和馬耳他股票交易所成立一家合資公司,能夠發security token(證券型代幣,這一類的代幣可以將一切資產代幣化,從證券、不動產到名畫),甚至交易security token的合資公司,這是幣安和馬耳他股票交易所合作的主要方向。

周瑋認為security token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市場,security token的體系已經被金融行業所了解,它的估值體系,以及投資回報的算法已經有了一套標準的體系,不需要制定新的管理體系。但是它受到的限制也是挺多的,一旦涉及到security token,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法律體系和法律限制。


以下根據采訪內容整理:

火星財經:幣安除了是全球最大的數字貨幣交易所以外,它最吸引你加入的因素還有哪些?

周瑋:幣安的定位不止是數字貨幣交易所,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幣安目前所做的事情,在未來的確是一件可以改變世界的事情,通過數字貨幣給人們帶來freedom money,我相信幣安在未來可以做到。

火星財經:您之前在高盛有很多兼并收購經驗,曾成功帶領昌榮傳播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97日,幣安官方公布您將任職其CFO一職,很多媒體猜測您的加入是為了促進幣安的上市,您怎么看待媒體的這種猜測?能具體介紹一下您在幣安負責的主要職務嗎?

周瑋:雖然我做過上市公司的CFO,雖然我也帶過上市公司去上市,但是這只是我過去十幾年工作經驗中的一兩件事情而已。我剛加入智聯招聘的時候,公司還不到100個人,但是我離開的時候,公司已經壯大到了2000多人,遍及了全國20多個城市,而且幫公司融了很多資金。

我所做的事情只不過是幫助公司快速成長和壯大,幫助公司布局他的管理體系,在不同的階段幫助公司做不同的事情。比如說,我在過去兩三年是做國際并購的,帶著中國的資金去海外收購公司,談了很多美國和歐洲等國際上的項目,我早期的時候也做過投行,投資和兼并,在香港,國內和美國都有IPO的經驗,這就是我的背景。

我給幣安能帶來的,一方面就是幫助幣安快速成長,另一方面為幣安開拓各國法幣交易所。CZ(幣安CEO趙長鵬)也在公開場合提到過多次,我們會在不同的區域開拓法幣交易所,幫助幣安在不同的國家和區域開拓法幣交易所是我目前在幣安負責的主要工作。因為開拓法幣交易所不僅需要對交易所有所了解,還需要對當地的法律法規和不同的服務機構去合作,去打通,我過去在不同國家的工作經驗對幣安來說是有巨大的幫助的。

火星財經:在您看來,目前在開拓法幣交易所的過程中,哪些機構的阻力最大?

周瑋:首先我覺得很多國家和區域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都是非常感興趣的,不管是有監管的,還是沒有監管的,只是目前很多現有的組織和機構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不太一樣,像有些地方關注反洗錢,有些地方關注證券幣,像銀行在乎的可能是支付和交易方面的問題,每個地方關注的點都不一樣,但是整體來說,大家對數字貨幣還是感興趣的,對幣安來說,開法幣交易所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滿足當地組織機構的要求,每個地方的要求都不一樣。

火星財經:今年預計幣安將在哪些國家,開多少家法幣交易所?

周瑋:我們預計未來將在每個大洲上至少開一到兩家吧。

火星財經這段時間,STO(證券型代幣發行)被炒的火熱,911日,您與馬耳他交易所主席Joe Portelli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以啟動證券型代幣交易平臺,這個交易平臺已經上線了嗎?雙方在上幣和交易等細節方面是如何合作的?

周瑋:具體的合作是我們打算跟馬耳他股票交易所成立一家合資公司,馬耳他將會在今年10月底11月初在西方國家法律體系中出臺一整套數字貨幣管理體系,包括數字貨幣交易所的管理,ICO的管理等等,在這個新的法律體系基礎之下,我們準備和馬耳他股票交易所成立一家合資公司,能夠發security token,甚至交易security token的合資公司,這是我們合作的主要方向。我們得等馬耳他這套數字貨幣管理體系落實之后,這個合資公司才能向當地的監管機構申請執照。

Security token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市場,因為它不是一個新的東西,像之前公司做ICO,發utility token(實用型代幣),這是一件新東西,但是security token是一件很老的東西了,不管是股票,期貨,房地產投資等固定回報的投資產品等都屬于security了,這其實就是一個傳統金融的市場。

火星財經:我了解到現在很多交易所都在觀望證券型代幣交易所,對這個市場躍躍欲試,security token火熱的原因是因為能夠吸引old money嗎?

周瑋:我覺得并不一定是因為它能吸引old money,簡單來說,security token的體系已經被金融行業所了解,它的估值體系,以及投資回報的算法已經有了一套標準的體系,不需要制定新的管理體系。但是它受到的限制也是挺多的,一旦涉及到security token,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法律體系和法律限制。

對于交易所來說,我們肯定能夠吸引更多的用戶來交易,對用戶來說,他們希望我們這里有更多的產品,不管是個人投資者還是機構投資者,對他們來說,我們的產品質量越好,種類越多,交易越安全,越快,就愿意那更多資金來我們平臺做交易,這是我們做交易所的目的。

而且幣安的定位是一個全球化的平臺,如果要做security token,就要在不同的區域拿到不同的執照。

火星財經:所以目前對交易所來說,開證券型代幣交易所的主要阻礙就是拿到不同地區的執照嗎?

周瑋:對,拿到執照是一個阻礙,但是拿到執照要有一個前提和后提,首先要具備一些條件,具備一些條件之后還要遵守當地的一些游戲規則,這塊的挑戰會更大一些,其實它的做法跟做法幣交易所有些類似,就是在不同的區域都需要落地。

火星財經:您剛剛說要具備一些條件,是指交易所的規模,日交易量,日活等因素嗎?

周瑋:更多的是從管理流程來說,主要是KYC流程,以及哪些用戶可以開戶等管理方面的問題。

火星財經:很多人說比特大陸難掩其虧損的業績,為了造血要去IPO,您對這件事怎么看待?

周瑋:我不太了解比特大陸的案子,但我還是很欽佩他們的,他們抓住了一個正確的時間點,從技術角度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我也希望他們能夠上市成功,因為這對我們整個行業來說是一件大好事,能夠幫助我們整體行業的發展。

火星財經:之前有專家說過,交易所上市面臨的主要阻礙是稅法的合規性,交易所該如何交稅不同地區的用戶改如何交稅等一系列問題,您認為交易所上市面臨的最大的阻礙是什么?

周瑋:我覺得不管是交易所也好,比特大陸也好,最大的挑戰在于要調整人們對于通用貨幣觀念的認識,比如說在計算一家公司的資產或營收狀況,都是按照法幣的技術去計算的,比如說比特幣從8000跌倒6000,它的資產虧了多少,從法幣的角度跌了20%,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對于我們這個行業來說,數字貨幣是值錢的,它未來的價值要比現在更高,我們看到的不是每天價格的波動,而是長期積累的數字貨幣資產,這跟短期投資者有很大的不同,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數字貨幣市場的波動性太大了,如何通過法幣去計算營收和資產,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目前很多人計算的基數還是法幣,我認為這一點是需要去改變的。

火星財經:數字貨幣確實波動性太大,那您怎么看待穩定幣這個角色呢?

周瑋:穩定幣其實就是一個新的數字貨幣和法幣的通道,我們是特別看好穩定幣的,PAX已經在我們平臺上幣了,我認為穩定幣在不同情況下有不同的價值,如果有一個好的穩定幣,那么對投資者來說,我就不需要把它換成法幣了,它是一種很好的避險工具。

火星財經CZ在新加坡共識大會公布幣安Q1的利潤為2億美元,Q2的利潤為1.5億美元,怎么看待幣安利潤下降?

周瑋:幣安利潤下降和目前的熊市行情有關,短期來看,熊市對整個行業,不止幣安,都是有影響的。我們公布這個數據,是因為我們承諾每個季度都會銷毀一部分BNB。我們更關注的是把這件事情做好,而不是這個季度賺了多少錢。

火星財經:火幣前段時間收購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接著收購在日本擁有合法牌照的BitTrade交易所,很多人把火幣這些做法看做意欲“借殼上市”,您認為在數字貨幣交易所里存在“借殼上市”的可能性嗎?

周瑋:我個人覺得“借殼上市”的挑戰還是挺大的,目前區塊鏈屬于早期發育行業,現在市場波動性很大,我認為現在傳統的投資者未必能夠真正了解這件事情,我認為還需要一些時間去真正了解這個行業。

火星財經:與傳統公司相比,在數字貨幣交易所做CFO給您帶來最不同的感受是什么?

周瑋:我不評價其他公司,單講幣安和其他公司的區別,我覺得幣安是一個全球化的公司和平臺,那么年輕,又那么國際化。美國很多創業公司在美國待了很長時間之后才開始布局國際業務的,國內公司一般都是想先如何攻占北京上海的市場,再去做國內其他領域。

幣安作為我們這個行業的一個代表公司,剛剛成立一年多,已經在全球30多個國家布局,而且每個人的工作效率和工作激情都能聯合在一起帶動整個公司和行業的發展,每個人對這件事都很有激情,這是我看到幣安與其他公司以及我之前所從事的公司最大的差別。


本文為火星財經原創稿件,作者張雪,版權歸專欄作者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若違規轉載,火星財經有權追究法律責任。

關鍵字: 幣安CFO 周瑋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范冰冰被罰8.84億元,區塊鏈能解決偷稅漏稅問題?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