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火星公開課」第194期 |愛員工創始人趙楊晛:區塊鏈帶來的新社交形態

火星公開課 ·

10月11日

熱度: 63513

趙楊晛認為,我們這個價值互聯網時代的價值社交,一定不是發發分紅,而是一種結構。

「火星公開課」第194期 |愛員工創始人趙楊晛:區塊鏈帶來的新社交形態

要點速覽:

1.Linkedin的商業模式是完全可以以人脈數據上鏈的方式做到真正的價值共享。

2.中心化與DAC是共存的,就像交易所與ETH、BTC的關系。

3.關于公鏈的選擇,趙楊晛認為要與場景有關。

4.中心化可以做增值服務,但人脈價值本身,應該完全以公平去中心化的模式去分配。

10月11日15:00,愛員工創始人、Delink發起人&基石投資人趙楊晛做客「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做了主題為“區塊鏈帶來的新社交形態”的分享,同時與輪值群主郭強進行了深度對話。

趙楊晛認為,目前很多中心化網站的核心數字資產是用戶自身的數據以及用戶之間建立的人脈網絡,但用戶卻并未出現在這些網站的利益分配中,“這是錯誤的”。

基于此,他在今年投資了Delink,這是一個人脈分享生態,讓利益全部回歸用戶。簡單來說,Delink通過開放激勵節點,使各個有大量人脈的參與者分享與交換人脈,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價值社交平臺。在這個平臺上,誰貢獻了數據資產誰獲利。

以下為趙楊晛分享內容,由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整理:

一、價值社交:讓利益全部回歸用戶

我過去擁有超10年的獵頭公司管理經驗,并曾在300多家公司擔任資深管理顧問,服務過上千家企業,在人力資源領域具有獨特的見解及研究,對掌握人力資源行業的發展動向和市場策略有一定認知。

我一直都在做“人”的生意,本質就是組織,以利益分配為核心去推動目標達成。

組織分配本身與DAC有很多異曲同工之處。當時我的獵頭與企業咨詢公司做到華南最大時,其實很迷茫,我看到了很多獵頭咨詢行業的痛點,他們有非常多有用的人脈,同時顆粒化非常嚴重。

我本要做一個牛的人力服務企業,因為人脈的去中心化過于嚴重,要組織起獵頭們總會遇到各種制約,所以我把獵頭公司送交給了我的弟子打理,我自己又做了愛員工,一個中心化資源驅動的商業模式。同時在這些年我投資了很多與“人”相關的產業,比如辦公逸、億封簡歷、小善科技等。

在2017年的時候,我與愛員工的股東、滴滴的投資人王剛談區塊鏈與共享經濟,我那時忽然發現,之前很多無法實現的想法在區塊鏈世界里變為可能了,后來,通過薛蠻子引導,我和蔡東青共同成立了業力資本,希望投資一些基于區塊鏈技術改變現有產業模型的項目。

不過那時候區塊鏈世界里色彩斑斕的泡沫太多太大,所以直到2018年,我才投了第一個項目Delink。Delink是一個人脈分享生態,這是一個利益全部回歸用戶的價值社交平臺。

「火星公開課」第194期 |愛員工創始人趙楊晛:區塊鏈帶來的新社交形態

在社交世界里,過去國外有兩大巨頭——Facebook和Linkedin。尤其是Linkedin,300億美元市值完全以4.5億用戶的六度人脈的人均價值作價。當時,包括我在內也是Linkedin的用戶。可它賣給微軟時,我與我的獵頭員工、朋友卻沒有得到一分錢,而人脈資產我們卻提供了不少。

當然現在有很多中心化的網站,在做大數據和AI,他們的商業模型是圍繞自身擁有的海量數據展開的,比如Facebook、Linkedin、騰訊等。但是我想問,這些網站的核心數據資產是什么?是用戶自身的數據以及用戶之間建立的人脈網絡。明明是用戶貢獻的數據組成了這些網站的核心價值,但是用戶卻并未出現在這些網站的利益分配中,這是錯誤的。

其實,很多類共享經濟中心化的商業模式,我后來發現都有類似問題。當然,不同場景、不同核心價值的服務與產品,有可能的確依賴中心化。但后來我們做了深度分析后發現,Linkedin的商業模式是完全可以以人脈數據上鏈的方式做到真正的價值共享。

其一是數據本身合適上鏈,其次本應不可篡改,尤其是個人數據,個人人脈本應資產個人化,而不是中心化。

回看Linkedin,除增值服務外,本質上就是個DAC,人與人之間買賣人脈。所以,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去中心化人脈是成立的。就我個人觀點,中心化與DAC是共存的,就像交易所與ETH、BTC的關系。

所以,我們先要去思考,我們這個價值互聯網時代的價值社交,一定不是發發分紅,而是一種結構。

二、“人脈即挖礦”

在Delink最核心的網絡層,我們提出了“人脈即挖礦”的概念。所有對于底層人脈網絡的擴張做出貢獻的行為,都會被獎勵。在Delink上,通證映射的是人的價值。Delink上每生成一個新的通證,就意味著有新的用戶連接到了Delink的人脈網絡中。要留意,是確認人與人脈連接。

而在信息層,用戶可以填充自己的各種信息,它是一個多維信息的疊加。應用層的應用透過不同的合約,來向用戶調取信息。比如在招聘場景中,用戶的信息是他的職場名片,一個HR或者獵頭可以通過向這名用戶支付通證,來查看他的職場名片,同時與他聯系。當這個用戶不想看工作機會的時候,他可以關閉自己的名片。

遠的來說,Linkedin 2016年賣了近300億美元;近的來說,智聯招聘每年也有幾十億的收入。這些都是用戶創造的信息產生的價值,所以當我們把它回歸給用戶時,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利益刺激。

簡單說,Delink通過開放激勵節點使各個有大量人脈的參與者,如獵頭、招聘人員等,去分享與交換人脈。同時與超級節點合作,包括各個人脈平臺,如獵上網等產生以Delink作為交易價值的等價物。而從表現形態上看,Delink是一個C2C的產品,又連接了各種2B的節點平臺去消費。

Delink要做的是,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價值社交平臺,在這個平臺上,誰貢獻了數據資產誰獲利。說的直接一點,在很多招聘網站上,我向這個網站支付50-100元就可以查看你的個人信息,不管你是否愿意。但是在Delink上,你想查看我的信息或者我分享的信息,你是向我付費。這就是利益回歸用戶。

那Delink是一個服務于招聘行業的產品嗎?當然不是,因為人脈本質就是組織連接、招聘、招商……Delink的模型天然有著巨大的價值,我們選擇招聘作為始發場景,是因為招聘HR和獵頭對于人脈網絡的擴展有著高頻且剛性的需求,并且由于其工作性質,他們天然連接著很多人,是Delink網絡上天然的核心節點,因此他們在Delink上也最容易獲利。

「火星公開課」第194期 |愛員工創始人趙楊晛:區塊鏈帶來的新社交形態

Delink更廣泛的應用場景是價值社交。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經常會有托朋友辦事這種場景,這其實就是價值社交,價值透過人脈網絡進行流轉。但是你很難觸達人脈網絡中離你較遠的人,比如我想找奧巴馬談一個生意,這個生意是一個奧巴馬一定感興趣的生意,我通過6個人可以找到奧巴馬,但是這6個人確很難都愿意幫我積極的介紹,因為他們沒有驅動力。

而在Delink上,我將找人的收益回歸到用戶,我通過6個人找到奧巴馬,這6個人都會被獎勵,這個鏈條天然被打通。所以在Delink上,找到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不再困難,你只要思考,你找到對方,能夠為他帶來怎樣的價值,達成互利,就可以了。這是我認為Delink能夠為世界帶來的最大的改變。

Delink現在正小規模內測,用戶都是憑借邀請碼來使用的,主要是看能否跑通經濟模型,同時還要不斷優化技術選型。目前內測用戶接近2000人,全部是獵頭與招聘HR,他們已經分享了近10萬他們的人脈信息,可交換數據2000萬。

技術層面,我特別要說一說。

當前區塊鏈技術還不能很好地支持高頻的讀寫,所以我們也嘗試了很多的技術方案,目前來看,BUMO對生態的支持方案是最契合我們產品需求的。因為在應用層,用戶不是最關心你分布多少個節點,而是更關心效率與安全。就效率來說,BUMO的能力遠超其他公鏈。

關于公鏈,我個人的觀點是要與場景有關。我們之前先嘗試了以太坊,但無論用什么方案最后還是出現效率表現差的問題。所以,就商用來說,尤其是千萬級應用層面,只能選BUMO等高效公鏈。

「火星公開課」第194期 |愛員工創始人趙楊晛:區塊鏈帶來的新社交形態

最后,我要說一下我們業力資本投資的李一諾先生。他的背景我就不具體介紹了,但有一點,也是DAC的最核心,就是他說不融資,或者說不大規模融資。

他的理由是,Delink本身的價值是要有信仰者傳播的,在有一定的啟動資金前提下,他選擇了用更多的Token去激勵參與者。無論是節點,還是合作方,也包括人員成本,包括社群會長等。

更重要的是,他與郭強總共同設計了最后一公里的買單模式。鏈上的人脈資產越多,鏈的價值越大。但誰來買單呢?這群人不會以漲停來看價格,而是以鏈上的價值交換為核心需求。

所以,我們的超級節點獵頭公司、招聘網等是我們的一個價段,以購買鏈上價值為基礎的DAC模式。

問答環節

Q1:你覺得Linkedin這些傳統的人脈或者HR互聯網應用最大的問題是什么?為什么一定要用區塊鏈?

A1:無論人才網還是Linkedin,都沒有把價值回歸參與者。區塊鏈本身,是以個人為主的去中心化商業。而人脈資產完全不應該屬于中心化網站。

中心化可以做增值服務,但人脈價值本身,應該完全以公平去中心化的模式去分配的。而且這是一個數據驅動的事,人脈應該數據化。

Q2:區塊鏈的一個大的價值就是數據確權,我們都在談數據確權,但是確權怎么做?有什么價值?

A2:這是BUMO其中最有價值的部分之一,把線上確權鏈化。

領英這些傳統網站,在他們產生的那個時代,是推動了行業發展的,但是由于他們中心化的瓶頸,無法打破利益分配模型來激勵用戶,所以他們現在已經在制約整個行業的發展。這里的行業我指的不只是人力資源行業,也包括社交領域。

區塊鏈有兩點很重要,一是不可篡改,這使得用戶分享的資產產權在Delink上不可篡改。而在中心化網站上,你分享的內容在你發布的一瞬間已經屬于那個網站了。

我覺得人類不是不愿意分享,而是不愿意在沒有任何認可的情形下分享,而Delink可以保證你分享的人脈、搭建的人脈網絡,只要產生價值了,那個價值就會有你一份。

另一點就是智能合約。這是一個公開的合約,用戶認同這個合約,才會來這里貢獻自己的資源,換取利益,如果他不認同,他可以不來。合約無法隨意更改,這也保證了用戶的利益。

Q3:你覺得Delink會對這個行業產生什么影響?

A3:最可能改變的是社交的壟斷情況。其實社交工具本身是否必須中心化,尤其是我們在不同場景社交的數據是否應該存儲在自己的鏈上?我是否可以去授權自己的數據?我想,Delink在嘗試。

以微信為例,它可以不讓我玩抖音。在Linkedin、Facebook之間,我的人脈是不互通的。但核心是,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用我的數據,還炫耀他們多牛,而我們卻被透明化。在人類文明的路上,我認為這不會長久。

但最終,Delink想要改變的是整個社交模型。我希望在未來,找到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再困難,你唯一需要思考的是,你能給對方帶來怎樣的利益,能夠形成共贏。未來的Delink應該是一個類似iOS的生態,開放給所有開發者,這個生態不屬于任何人,但是服務于每一個人。

Q4:現在經濟也不好,Delink能夠對大家有什么幫助?

A4:先說下Delink的對策。慢就是快,快就是慢。一步步做好,用戶參與者一步步加入。大環境好壞不影響好的產品與社區發展。

以區塊鏈項目來說,我認為市場欠缺一個小白用戶碰的著、摸的到的東西。

人人能參與的、一看就明白的區塊鏈項目,目前來說應該是對市場有重要作用的東西,而且是人人分享、人人賺錢的東西,而趣頭條類似。

趣頭條有一群50歲的用戶,他們都關心健康,有一群健康產品的金主要買他們的分享,透過分享建立信任。

Delink是一樣的,透過分享人脈確權,把個人數據資產鏈上化。一群對人脈有興趣的金主買單,而人脈是在不同維度價值完全不同。

Q5:這么做對找工作有什么幫助?

A5:就業市場而言,人脈介紹是成功率最高的。同時,可證明這人的數據真實性。因為是無數人去與你連接產生的。同時,因為數據無死角,所以搜索與推薦會非常快。Linkedin一開始80%的收入就是招聘。

Q6:如果不是獵頭的話,在Delink上我可以做什么?

A6:Delink目前最大的用途是全球商業關系連接。就個人而言,透過人脈認識人是每個人都有的需求。

你通過分享與你的人脈連接,連接越多,挖礦越多,之后每次有朋友通過你認識了你朋友,你也有分成。

一是把自己的人脈資產化,其次是把自己人脈化。再讓自己被找到時,成為資產本身,也就是認識你,你來定給不給錢。

Q7:有人說一幣一簡歷,是真的嗎?統一定價是不是會影響用戶分享優質人脈?

A7:是的。這是算過的,因為你分享一次也得一個Token。但你與你的人脈可以自己重新定價,自由市場,自己定,假如你不想公開,也可以隱藏。

Q8:鏈上的人脈業務幣和交易所幣怎么平衡呢?會不會最后所有的挖礦行為產生的幣都流到了交易所?

A8:區塊鏈本身很奇怪,你不上,人家也可以幫你上,這就是去中心化的魅力所在。鏈上的交易就只認Delink,你可以去換,去挖。鏈外多少錢由市場確定,因為去中心。

Q9:Delink怎么賺錢?

A9:我為什么說DAC是組織管理的一種?組織是基于一個共同目標努力形成契約、做好分配的過程。

Delink的DAC是人脈生態。你對人脈生態有貢獻,讓鏈上人脈資產價值越多,你越被激勵。反之,想光玩玩,是沒法讓你賺錢的。

如果一個DAC,阿貓阿狗都上來資金盤一下,那這個生態一定薅羊毛死掉,最近好多這種項目。

所以快就是慢、慢就是快。

嘉賓簡介

趙楊晛 / Delink發起人&基石投資人

中國大陸早期知名獵頭公司人本管理機構創始人、國內最大自由職業者綜合服務平臺“愛員工”創始人,已處于C輪。同時,2018年與奧飛娛樂董事長蔡東青先生共同創建專注區塊鏈領域投資的業力資本。

對話發起人

郭強 / BUMO聯合創始人

傳統技術早期投資人,區塊鏈早期實踐者、投資人。曾任世紀互聯副總裁,戰略創新業務負責人,國際廣播電臺CIBN副總裁,發改委戰略新興產業基金亦莊互聯合伙人,早期互聯網瀛海威、四通利方的參與者,清華大學i-center駐校導師。


文章聲明:本文根據「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嘉賓分享內容整理,不代表火星財經立場,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

關鍵字: 火星公開課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火星公開課」第193期 |ENChain聯創朱峰:通證經濟系統的治理模型研究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