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馬修·梅隆:逝去的美國貴族,加密貨幣的億萬富豪

31QU ·

10月14日

熱度: 25230

在21歲拿到巨額遺產后,馬修·梅隆開啟了自己精彩又荒誕的生活。他曾“吸毒一般”的愛上比特幣,又因“不符合身份”在2萬美元前將其拋掉;他曾1分錢買入瑞波幣,獲得500倍收益,而在瑞波與銀行合作,總能發現他和他的家族的身影。

文:石頭

馬修·梅隆:逝去的美國貴族,加密貨幣的億萬富豪

如果你在21歲時突然繼承一筆巨款,并成為美國頂級貴族,接下來的人生你將如何度過?

這個情節,不是小說、不是電影,而是真真切切的、發生在馬修·梅隆身上的故事。

在21歲拿到巨額遺產后,馬修·梅隆開啟了自己精彩又荒誕的生活,他曾瘋狂追逐熱烈的愛情,又因孤獨迷失在毒品中。

當然,當馬修·梅隆的名字出現在31QU的文章時,也注定他和加密貨幣有著不少的蜜月期。?

他曾“吸毒一般”的愛上比特幣,又因“不符合身份”在2萬美元前將其拋掉;他曾1分錢買入瑞波幣,獲得500倍收益,而在瑞波與銀行合作,總能發現他和他的家族的身影。

而今天,知名演員約翰尼德普已經開始扮演這名幸運兒,將馬修梅隆(Matthew Mellon,后文簡稱馬修)的傳奇故事搬上熒幕。

1?棱鏡計劃與加密貨幣

2013年,由美國國家安全局啟動,包括微軟、雅虎、谷歌、蘋果等9家網絡巨頭參與的絕密電子監聽計劃——棱鏡計劃被曝光。

據馬修回憶,在看到棱鏡計劃的新聞后,他請服務員把手機放在很遠的地方,“我厭倦了banksters(“占領華爾街”活動人士的精神),我們需要一個更加開放、自由、民主的美國,美國越保密,它越危險”。

而馬修投身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原因,正是來源于此。

在棱鏡計劃曝光前,馬修曾有過兩段浪漫但并不完美的婚姻,這兩段婚姻讓他成為了當今國際兩大奢侈品品牌的聯合創始人。他曾利用自身家族的影響力一度兩次涉足美國政壇,最高擔任過過紐約共和黨國家委員會財務委員會主席。

但是,在2013年愛德華斯諾登曝光棱鏡計劃后,馬修便辭去了所有的政治職務。

馬修甚至懷疑,自己作為梅隆集團后世一員,個人隱私一直被美國政府所監聽,這讓他對美國政府感到深深的恐懼。

馬修的擔心并非空穴來風,因為梅隆家族是愛爾蘭的移民家族,而今,他們的產業包括:梅隆紐約銀行, 雪佛龍能源公司, 美國鋁業 (ALCOA), 和紐約船運大廈以及當今最大的鋼鐵公司Union Steel等等。

梅隆家族資產總額排名在美國前十二名,其家族歷史僅次于杜邦家族,而家族的財富比洛克菲勒家族和肯尼迪家族的財富的總和還要更多。

而這種出于對美國政府不信任的擔憂讓他在2013年就擁抱了比特幣,并創建了美國最知名的比特幣孵化器——“CoinApex”。此后,馬修對加密貨幣注入了更瘋狂的摯愛,以致于他的親戚認為馬修在加密數字貨幣上的瘋狂,“是和吸毒一個性質的危害”。

然而,身為美國大銀行家族直系后裔的馬修,最終在2017年比特幣突破2萬美金之前,就將自己持有的比特幣全部出售。事后在接受采訪時,他曾承認是”受到過來自家族的一些壓力”。

不過這一說辭在他2017年接受福布斯采訪時,卻變了,馬修在這一采訪中稱“我是親美,親商和親銀行的商人,比特幣顯然并不符合我的身份”,這與他之前的狀態完全判若兩人。

我們無從知道在馬修在短短的幾年時間內究竟經歷了什么,讓馬修在加密貨幣領域發生了90度的態度轉變,但馬修的家族歷史和XRP在后續發展上的驚人巧合,也許更能說明問題所在。

2014年初,馬修花費200萬美元購入XRP(瑞波幣)。那時候,瑞波幣運營公司聯合創始人JED,公開宣稱要在2周內拋光其所全部持有的90億XRP。這個消息讓XRP一度跌破1美分以下。

當時和馬修梅一同購入XRP的還有德國的慕尼黑銀行,之后頗為巧合的是,在2015 年底,Ripple基于分布式賬本技術建立了 RippleNet,為銀行、支付服務商、大型企業以及數字貨幣交易平臺提供了一個全球性的金融結算網絡。

這一舉動,讓瑞波幣運營公司在2016年拿到了來自谷歌、埃森哲、IDG資本以及渣打銀行等多家機構的9300萬美元的融資。并讓XRP在2017年9月就得到了全球排前50名銀行中15家銀行的合作。

當然這些合作背后,也有梅隆銀行和梅隆家族的一些影子。而馬修曾經的200萬美元XRP,在2017年直接變成了10億美元。

面對如此高效的投資,馬修曾解釋說,他被XRP吸引,因為當時它是主流銀行系統中為數不多的加密貨幣之一。而比爾蓋茨也曾在2014年公開支持過這一觀點,并指出“Ripple未來可以使國家之間的資金周轉變得更容易并且費用大幅下降”。

不過,讓馬修被知名演員約翰尼德普搬上銀幕的原因,除卻他在投資加密產業上獲得成功外,更多的還來自于他頗為傳奇的成長史,因為正是這些奇特的經歷,才成就了馬修在加密產業成功。

2??從窮人家的孩子,到美國貴族的直系繼承人

馬修·梅隆的傳奇要從他5歲時說起。

在馬修剛5歲的時候,他的父親就因患有雙相情感障礙(躁狂抑郁癥,是一種精神障礙)離開了家庭,之后馬修和弟弟隨著母親一起在繼父——里夫·布萊特的曼哈頓家庭里生活長大。

據馬修回憶,他的童年生活頗為孤獨,因為馬修和弟弟因為是男孩子的原因,在繼父的要求下一直都和自己的媽媽分居在兩套房子內。

馬修的媽媽總是告訴他“你的親生父親并不富裕,所以你們都是窮人家的孩子”,但她不知道的是,馬修的親生父親卡爾曾以“朋友”的身份,和馬修一起生活過極其短暫的一段時間。

除了雙相情感障礙,卡爾是一位天才音樂家,以致于馬修曾在十幾歲時許下的愿望是,希望成為一名搖滾明星。

“我曾經喜歡搖滾,想成為一名演員,想成為一名模特,但我的家人反對所有這一切。”后來,馬修在一次采訪中直言。

而卡爾的短暫陪伴,也不是什么溫馨的故事。因為在看望馬修后不久,卡爾就選擇以自殺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這一變動在馬修心理留下很深的陰影,盡管他還沒有確定,卡爾是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度過童年和青少年的馬修,其命運的轉盤在21歲時,發生了轉變。

彼時,正在還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攻讀管理學位的馬修,突然收到了一筆價值2500萬美元的巨款。這讓本以為自己只是普通人的他,一下子成為了億萬富翁,而這還僅僅只是他從父親家族遺產那邊所繼承的13個信托中的第一個。

這個小說、電影中不可思議的情節,就真真切切的發生在21歲的大學生馬修身上。

突如其來的巨款,讓馬修失去了生活的方向。而這個突然“成為有錢人的孩子”的孩子,也成為了當地知名 “被寵壞的小子”。?

當然,此時的馬修也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真相。

他是美國梅隆銀行創始人托馬斯·梅隆的直系后代,托馬斯·梅隆在創立梅隆銀行之后,他的一個兒子安德魯·梅隆在三位共和黨總統的領導下擔任美國財政部長十多年,是華盛頓特區國家美術館的創始人之一。

父親的身世不簡單,一直告訴馬修要接受“窮人家的孩子”命運的母親,也不是一般人。

馬修母親的家族可以追溯到安東尼約瑟夫德雷克塞爾(簡稱安東尼),安東尼創立了Drexel,Morgan&Co公司,這家臭名昭著的投資銀行于1990年申請破產,并在后來演變成為今天的摩根大通。

所以,馬修梅隆是美國兩大銀行家的后代,標準的美國頂級貴族。

3??從吸毒少年,到時尚達人

獲得富人身份后的馬修梅隆,并未在一開始就選擇從商創業,而是利用自己的財富去支持自己的母親參與了布魯克林的市長選舉,并在隨后開啟了自己8年的政治生涯。

作為貴族子弟的馬修是極其幸運的,因為家族的幫助,他可以直接到華盛頓特區國家美術館任職,并在那邊度過了一段休閑的時光。

但是新鮮感總是很容易消逝,1993年厭倦無聊生活的馬修梅隆,出于自己年輕時對搖滾的熱愛而搬到了洛杉磯,為唱片公司Grindstone工作。

當然,對于身價比唱片公司Grindstone更高的馬修梅隆來說,工作只是副業。而在自己比佛利山莊和馬里布的房子里和各種女孩約會,并在毒品中醉生夢死才是馬修梅隆的日常狀態。

這種狀態,直到1998年馬修在“匿名酗酒者”會議上遇到了正在為Jimmy Chu制鞋的塔瑪拉·梅隆(Tamara Erdai)才開始轉變。為了追求這位英國時裝設計師兼雜志編輯,馬修戒掉了毒品,并用自己外祖父的名字Harry Stokes和塔瑪拉梅隆一起創建了Jimmy Chu旗下的男士時裝品牌Harrys of London。

2000年,馬修梅隆和自己第一任妻子在布倫海姆宮舉行了奢華的婚禮。起初的二人十分相愛,并在婚姻期間生下一對龍鳳胎。但感情上的相互吸引,卻在一起創業的工作中遇到了許多麻煩。

因為妻子塔瑪拉的個人能力太強,所以結婚后馬修雖然一直積極參與Jimmy Choo的工作,但Jimmy Choo的業務增長卻更多是妻子的功勞,公司下面的員工也更愿意聽從塔瑪拉的意見,這讓馬修感到自己的存在價值為零。

馬修在接受采訪時曾說:“當你的妻子在你結婚期間賺到1億美元時,這是令人震驚的,我覺得我的男子氣概已被剝奪,我不再是這段關系中主導地位的那個人。“于是,這段感情,從馬修戒毒開始,在兩人第二個孩子明尼出生兩年后破裂。

2004年,兩人分居后,馬修又回到了自己的毒品世界。

2006年,馬修梅隆以350萬美元的價格,將Jimmy Choo 40%的股份出售給了Atelier Fund。2007年馬修梅隆正式結束了和塔瑪拉梅隆的關系。

4? ?癡情的美國富豪

事實上,導致馬修和塔瑪拉關系走向終結的最直接原因,不是工作上的沖突,而是一個英國姑娘。

2004年,馬修·梅隆在達芙妮吉尼斯的生日聚會上與一個名叫妮可(Nicole Hanley)的24歲英國設計師相遇,兩人關系開始曖昧起來。

但最初的馬修梅隆并沒有追求妮可的機會,因為當時妮可已經結婚,并和同為設計師的丈夫十分恩愛,所以馬修依然依靠毒品,去緩解自己在世界上的孤獨與焦慮。

但上帝很快給馬修另一個大獎,2006年,妮可在和丈夫感情早有挫折,妮可自殺未遂,在醫院修養了6個月。得知消息的馬修,立刻動身去醫院,對妮可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她肯定感動了,因為我對除她之外的任何女人都沒有這樣瘋狂過。”馬修曾回憶道。

2007年 2月,馬修梅隆在埃菲爾鐵塔上用直升飛機向妮可求婚,并在她的手指上放置一顆7.5克拉的卡地亞鉆石。

新婚的馬修梅隆,很快又重新殺回了奢侈品行業,并推出了Hanley-Mellon服裝系列,而馬修梅隆憑借和前妻在Harrys of London品牌上積累的經驗,對新的品牌提出了100%的意見。

一位Hanley-Mellon服裝的顧問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馬修梅隆知道衣服該使用的顏色,他的眼睛很好,因為他的背景很奢侈”。

雖然,Hanley-Mellon品牌和他們的愛情也獲得了暫時的成功,但本身和父親一樣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馬修梅隆,最終也并未和妮可白頭偕老,最終在2016年以離婚收尾。

5?最后的旅程

經歷第二次失敗婚姻的馬修,不出意料又回到了毒品的世界,并染上了一種名為OxyContin的美國“合法藥物”。因為OxyContin的價格過于昂貴,很少被人購買,所以在2016年,馬修曾在紐約郵報直言:“OxyContin就像合法的海洛因”。

早年馬修曾花費200萬投資XRP,當2017年12月他意識到這筆投資時,這財富已經變成10億美元。只是,新財富的增加對于馬修來說,只是一串數字,他的生活未發生任何改變。

他依然住在每月房租15萬美元的洛杉磯房子里,并試圖通過舉辦派對來照亮他的日常生活。但他并沒通過這種方式得到解脫,而是在不斷的迷離和焦慮中對毒品產生了更大的依賴。

在記者采訪他為何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時,馬修回答說:“我配得上這些財富!我是唯一一個想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并行事的人,而不是坐下來。我的家人認為我瘋了,但事實并非如此“。

強烈的孤獨促使馬修經常去毒品王國墨西哥旅行。在今年的4月17日,馬修在墨西哥旅游時,因心臟病發作死在了回歸美國的路上,當第二天人們發現他的尸體時,馬修旁邊還放置著大量的OxyContin藥物。

-----------

馬修的一生是傳奇的,雖然他在毒品中葬送了自己,但卻用最誠摯的愛情成就了妮可和塔瑪拉梅隆的事業和人生,馬修在一次采訪時直言:“每一代繼承人都必須保留財富,并給后代留下比他們先收到的多一點的錢”。

只是最后留給世人的疑問是:馬修究竟有沒有在2017年年底將曾經的10億美元變成可繼承的財富?因為在2018年4月,XRP的價格相比2017年年底時,已經跌去了80%價值。只是這個答案,可能只有馬修自己以及馬修所委托的財產管理公司才能窺見一二。

不過不管怎樣,馬修梅隆的兩個孩子,還將在梅隆家族和馬修的庇佑下,繼續成為下一個財富傳奇的繼承者。


文章聲明:本文為火星財經專欄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觀點,版權歸作者所有,如需轉載,請提前聯系作者或注明出處。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面對火幣這艘“帶病前行”的大船, 掌舵手李林恐難如期放手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