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火星公開課 ·

10月15日

熱度: 32081

袁利認為,其實不光旅游,像分享經濟、供應鏈、金融等很多領域,傳統互聯網思維并不解決大問題。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要點速覽:

1.如果說互聯網打造平臺建立贏家通吃的結構,那么DAC就是各方協作共贏的結構。

2.區塊鏈更適合把各種小商家、KOL協作起來打造成大平臺,服務是互相提供的,而不是中心化平臺。

3.比特幣、以太坊過去都是很邊緣的小圈子,戶外圈子可能是最像開源社區的圈子了,這樣就很容易形成共識。

4.大的中心化平臺很難去建立去中心化的社群,公司這種概念和DAC不一樣,除非他們革自己的命,把數據還給玩家和KOL

10月15日15:00,WeDive創始人袁利做客「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做了主題為“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的分享,同時與輪值群主郭強進行了深度對話。

袁利表示,即使有一個好的創新選題,但用傳統互聯網的思維和工具很可能導致失敗,正如她發起的運動旅游服務平臺。她由此開始反思:在一個垂直領域拿到流量然后做轉化,這種模式可能完全不對,不適合運動旅游領域。

她隨即將目光轉向區塊鏈,希望用通證經濟新工具,重新開始運動旅游的創新探索,突破創新的陷阱。具體而言,把盡可能多的參與者自組織起來,利用Token的激勵做制度設計,形成DAC的規模擴張。

以下為袁利分享內容,由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整理:

我今天分享的主題是“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為什么會選擇這個題目,我想拿我最近的創業項目——運動旅游項目,來和大家探討下為什么一個好的創新選題,但是用傳統互聯網的思維和工具很可能導致失敗,我用了“陷阱”這個詞。

我用三部分去講,第一部分講我創業的初心,第二部分講用傳統互聯網手段為什么遇到了問題,第三部分,用區塊鏈通證經濟作為新工具試圖去解決問題。

一、初心:做一個運動旅游服務平臺

我做的這個事情是運動旅游,運動旅游在中國是一個快速發展的領域,是一個萬億級別的市場,應該是一個很有希望的空白領域。在網絡時代,一個大的垂直領域都有建立平臺的可能性,應該帶來服務效率的提升,所以,開始時大家都一致看好這個領域。

我后來才知道從2011年開始,VC在這個領域投入了上百億的資金,但是無一成功案例。看下這張圖: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除了很早以前的攜程、去哪兒等,以及后來進入的美團飛豬,其實上面很多項目都沒有找到做成平臺的模式。

我是傳統領域出來的,過去做律師,我的強項是找到問題。我發現也許我用錯工具了,所謂互聯網思維很可能在現在已經過時了,我說的是傳統的互聯網思維,流量變現思維。我也沒有包袱,不覺得創新創業就一定要用互聯網思維。

正好周圍一些朋友都在做區塊鏈,去年底區塊鏈很熱,我就和他們聊,其中就包括今天的主持人郭總。我發現我的想法是對的,我用錯工具了,用傳統的互聯網思維方式,我不可能做成運動旅游這件事情。

我不是要換賽道,很多連續創業者遇到困難就換賽道,我不是,我要換工具。我覺得我還是很懂戶外、運動旅游這個圈子的。這個圈子的問題以及方向,我覺得做運動旅游是有價值的。

那么我接下來和大家分享下我的一些思考。

我是學法律的,西南政法畢業后就做了律師,主要的方向是公司法業務和民商事案件。做律師,其實并非像電影里面想象的律政佳人那樣。

我喜歡旅游,世界各地玩,因為做律師工作壓力很大,后來就喜歡上了比較刺激的一些玩法,潛水、滑雪。所以,運動+旅游是聯系在一起的。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但是,我發現這個領域沒有服務,我發現戶外運動沒有一家很大的門戶平臺,國內都以俱樂部的形式出現,每家俱樂部規模都很小,且彼此暗地排斥競爭,信息不互通,形成孤島。

周圍很多朋友看到我曬的照片,都打聽想嘗試,但是卻很難入門。大家知道,我們過去都覺得老外會玩,其實隨著中國GDP的增長,我們中國人對玩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越來越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希望玩的更酷。

新人們往往無處可尋學習途徑,百度搜索也沒有一個可靠可信的指導方法,傳統的OTA更是不可能,這些痛點讓我萌生了一個想法:為何不去做一個能打通戶外運動旅游的產業鏈的平臺來幫助B端和C端呢?

B端的潛店因為都在國外,很難做市場營銷和推廣,俱樂部無法擴大規模和提高利潤,C端用戶也分散在各地,而這個市場卻又是有著巨大潛力的未來消費市場,現在的消費主力軍都是90后和00后,他們更注重個性化和與眾不同,消費觀徹底改變。

所以,我們致力于為大家打造好玩健康酷炫的運動社區。戶外運動旅游這件事對于現在的90后來說,更多的是冒險、刺激、社交和炫酷,需要從中獲取更多的矚目和肯定。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于是,我在前年萌發了去做一個戶外運動旅游的服務平臺,后來我把戶外去掉了,因為像馬拉松、鐵人三項等,可能市場接受度更大。

我曾經投資過朋友的電商App和醫療項目,雖然沒有互聯網創業經驗,但我是重慶女孩,說干就干,于是招兵買馬,就開始了。

二、踩坑:傳統互聯網思維并不解決大問題

我覺得不能為創新而創新,創新是為了解決問題,那么這個行業的機會在什么地方呢?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我們先看看我一開始的互聯網解決方案。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圖的左邊是一個運動和旅游服務的要素,右邊是我們針對性的解決方案,我們和OTA平臺的區別,以及我們對目的地供應鏈標準化工作的研究,我們對提升體驗引入KOL要素的研究等。

但其實大多數用戶根本不懂怎么玩,他們需要帶領、引導,于是催生了一批戶外運動旅游圈的大神、KOL和門派,也形成了鄙視鏈。

我因為玩戶外體驗到了人與自然無間親密的和諧感,那種來自身體最原始的動力與天地靈性合一,美妙無比。

我越來越多的感受到了各種正能量的聚合,我也感召了很多身邊的人,我更想將這個理念推廣至每一個人類,戶外、運動、旅游三合一,我肯定這是最適合未來人類需求的休閑方式。這就是創業初心。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于是我們做了一個工具,希望這個工具能做服務的整合。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我們依托微信公眾號開發了WeDive的戶外運動旅游平臺,以潛水為切入口,做了一個可以讓潛店、俱樂部自由發布信息和行程,而用戶可以通過查詢潛店、俱樂部、教練來尋找和匹配需求的平臺。

我們還引入了KOL和自媒體的角色,但是卻遭遇了各種問題,很可悲的發現了一件事,雖然我們很努力,也有頂級的資源,暫時也沒有資金問題,但是進展不盡人意。

這個過程中,我們還和騰訊旅游、頭條旅游、各大國外旅游局、國內的各大旅游媒體、行業協會以及各大運動平臺等都紛紛有各種不同的戰略合作以及項目合作。比如我被邀請為騰訊旅游的100個有想法的人,在各種旅游群里宣講和散播,還做了一個落地的IP“海島的真相”,以騰訊旅游、各大旅游局、航司和國內KOL為內容的落地項目,宣傳境外旅游點。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我們分析原因,做流量成本巨大,更無法真正的提升商戶的需求。我們似乎已經不戰而敗,模式不對,戰略不對,執行力就是災難。后來,我和投資圈的朋友聊,才知道我面臨的困境和很多從事旅游行業創新的創業者的困境是一樣的。

這樣的營銷手段成本高、效率低,即便靠資源人脈有大平臺的支持,流量很大,但是很難沉淀下來變成真正的用戶來服務于商戶。

這就是為什么即便騰訊自己做旅游也很難在自由行、戶外、體育這塊做的更好。商戶很難直接從互聯網營銷方式獲得高價值用戶,還是打折惡性競爭,這也繼續導致服務差。

C端用戶本來是重體驗,因為沒有服務不愿意付出更多的錢,導致商戶更沒有動力去改進服務。一些旅游達人、俱樂部不可能商業化,都自己小圈子玩了,而能提供商業化服務的,沒有服務,沒有體驗,也掙不到錢。

所以,我開始反思互聯網的模式,在一個垂直領域拿到流量然后做轉化,這種模式可能完全不對,是不適合小商戶居多、個性化非標需求、重體驗重社區的運動旅游領域。

但是,如同之前所說,我依然相信我要解決的問題一定是個大機會,為什么一個萬億級別的市場就不能參與到網絡經濟中去呢?運動旅游是為了體驗,這是人類的天性,西方國家的發展證明這一點。那么問題在什么地方呢?

互聯網發展30年了,好做的事情、藍海的事情肯定被做完了,其實不光旅游,像分享經濟、供應鏈、金融等很多領域,其實傳統的互聯網思維并不解決大問題。

三、突圍: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2個月前,區塊鏈市場進入熊市。但是,我又重新開始了我的運動旅游創新探索,我希望能夠有機會破解創新的陷阱,用我學習到的區塊鏈通證經濟新工具,重新開始運動旅游的創新探索,希望能夠突破創新的陷阱。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我們從反思切入點開始,既然戶外、體育、旅游是重體驗、玩圈子的模式,那么構建生態打造DAC,比從做以中心化的公司提供工具服務,拿流量打造平臺的互聯網模式好。

DAC,自組織商業體的概念來自郭強總。如果說互聯網打造平臺建立贏家通吃的結構,那么DAC就是各方協作共贏的結構。

我們來看一下運動旅游的主要生態參與者:

·地接–提供運動的場地和直接的體驗服務

·KOL–像過去的導游,現在的達人,教練,是間接的服務提供者

·玩家–服務的購買者

其他的其實是不重要的不直接的參與者,旅行社、OTA、媒體并不提供直接的體驗,都是中心化的中間環節。

那么這個DAC就圍繞這幾個利益相關方組成,這是一個新的范式,理解通證經濟的關鍵是先建立DAC的概念。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我想,如果能把盡可能多的參與者自組織起來,讓他們可以采取寫游記、發照片和帶隊等產生服務體驗的行為,幫助地接去針對性的拉客,并且他們因為有動力分享資源,其實事情就做成了。

那么把他們組織起來的模式,就是通證經濟的模型,組織的過程就是通過激勵模式,讓大家參與到社區中來。這樣通證經濟模型的設計就變得至關重要。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這是一個通用的通證經濟激勵模型。利用Token的激勵做制度設計,形成DAC的規模擴張,這里面的關鍵是參與者業務邏輯中產生Token的供需關系,能夠形成正反饋,讓DAC規模增長。

那我們來看具體的情況。地接過去是單打獨斗的小買賣,沒有動力去投資提升服務水準,基本是靠天吃飯,而且這種狀態也阻止了更多的人投資參與建立更多更好的服務設施。

但是,這正是運動旅游的特點,我們不能去改變這個特點,變成大度假村那種模式,他們的訴求是,投入的服務能力和獲客收入的預期。

玩家:能夠在DAC中無差別的獲得標準化水準高質量的體驗,他們按照標準付費。

KOL:通過圈子社區結構,連接地接和玩家,手段是個性化內容傳播,培訓、定制化線路設計和陪同等。

當然,實際業務更復雜,我現在描述了一個最基本的模型。

那么從存量開始,KOL的傳播和服務,其貢獻通過Token獎勵。這個獎勵來自交易的達成,并且,因為數據確權,這種傳播的收益是收到保護的,因此他們愿意去多分享。

玩家付費地接完成交易,地接獲得獎勵,商家購買Token支持更多的KOL提供宣傳和服務,其中玩家也可以通過宣傳獲得Token的方式獲得。

那么隨著參與人數的增加,Token的價值會有預期,實際上是地接服務能力提升帶來的價值提升預期。

這個過程會吸引更多的地接購買和付出Token,如同投放廣告,但是這里面沒有轉化率的問題,因為都是實際的交易。

商家對投放的成本是可控的,精準匹配的,更多的投放帶來更多的KOL中,中間通過圈子社群提供非標的服務和推廣。如此循環,形成正反饋。Token的供給和消耗的平衡在于交易數量的變化。

「火星公開課」第198期 | WeDive袁利:用通證經濟破解創新陷阱

這張圖右邊是互聯網部分,需要一個DApp實現業務邏輯,左邊是有一個錢包和交易所或者其他形式的價格發現和流動性實現。

用戶社區可以是傳統的微信等社區。那么玩家、地接和KOL形成了一個DAC。

因為是自組織,所以不需要盈利也不需要分紅,沒有旅行社等傳統機構產生與體驗無關的成本,地接、KOL和玩家自由加入和退出。

和比特幣一樣,你加入社區只有兩種方式,為社區做貢獻-挖礦,購買比特幣享受比特幣的價值。我們也是這樣。

其實,實際上,運動旅游里面的很多事情,不能靠錢作為唯一的價值驅動,但是DAC初步形成了,我們可以通過發行其他Token或者新的治理規則設計,讓“名”或者鄙視鏈,成為一種激勵。

不管怎么樣,人性、體驗、價值預期,這是驅動力。

實際的模型會更復雜,特別是在冷啟動過程中,建立社群的共識不容易。

實際上,我們正在通過通證經濟實踐聯盟的通證化改造服務來實現POC(概念驗證過程)我們開始的業務,除了海外的海島運動以外,模型驗證使用跑步、籃球領域的裝備銷售商家、玩家與KOL的互動完成。

其實,在運動旅游過程中,裝備銷售是萬億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其中的體驗和圈子帶來的分層的體驗,有錢人、學生和中產各自的圈子,各自的激勵,但是都決定了Token的價值預期。

只要這個預期是正向的,那么DAC就可以擴大,從而可以不燒錢的形成平臺。另外,將來新的服務的增加都會加強這種預期,所以和之前的互聯網玩法完全不一樣。

問答環節:

Q1:國內的Tripio、國外的TravelChain等項目也試圖用區塊鏈解決旅游的問題,和你的項目比有什么不同?

A1:包括國內還有住百家等,大家都意識到互聯網不好使,但是都是簡單的從區塊鏈發幣,去中介化降低中介成本角度去看問題。

WeDive是從通證經濟角度,讓運動旅游的利益相關可以協作的角度去做。我覺得區塊鏈更適合把各種小商家、KOL這些協作起來打造成大平臺,服務是互相提供的,而不是中心化平臺。

當然,這需要通證經濟模型設計好,去激勵大家才能形成社群、DAC。

Q2:這些商家這么破碎,又小,世界各地到處都是,推廣很難吧,而且旅游、戶外、體育這些領域好像也不是很掙錢,用區塊鏈又能怎么樣,運營難度會不會很大?

A2:其實,互聯網發展這么多年,社交網絡早就很普及,其實大家早就在通過圈子發展,特別是玩家。

KOL這些概念早就在圈子里面,其實這個領域比很多其他領域更是混圈子的玩法,只是無法商業化,也就無法提升體驗。新的小白無法簡單的去混。

這個其實是優勢,比特幣、以太坊過去都是很邊緣的小圈子,戶外圈子可能是最像開源社區的圈子了,這樣就很容易形成共識。而且戶外圈子一直非常國際化。所以,我覺得只是要找到一種共識機制,把這些圈子激活,形成有價值的平臺。

說到掙錢,其實戶外圈子是經濟發展的結果,也就是社會文明程度提升的結果,體現了人的高層次的追求,那么其實只要這個圈子可以經過數字化改造,利用到網絡的好處,掙錢其實不是唯一目的。

這個圈子里的確有很多人不是為了掙錢。圈子里有一些小俱樂部就是高管辭職出來開的,這些都不掙錢的。

Q3:如果窮游、馬蜂窩這樣傳統的互聯網公司開始轉型,你怎么辦?

A3:其實窮游、馬蜂窩上那么多的原創內容,那么多的游記,大家都是憑著興趣愛好、表現欲,就輕松送給中心化的平臺了,什么好處也沒有。

不過這些平臺也沒有利用好這些資源,都是把這些寶貴的流量當普通的流量去做轉化,模式和OTA沒有區別。

WeDive是把這些內容通過區塊鏈做確權,讓分享變得有價值,讓地接更愿意支持KOL和玩家去發內容,這是不一樣的。

我覺得大的中心化平臺很難去建立去中心化的社群,公司這種概念和DAC是不一樣的,除非他們革自己的命,把數據還給玩家和KOL。

嘉賓簡介

袁利 / WeDive創始人

公司經濟律師,太平洋學會創意傳媒分會副會長,資深戶外運動愛好者,騰訊旅游100個有想法的玩家,全球海島運動旅游推廣人,戶外運動WeDive創始人

對話發起人

郭強 / BUMO聯合創始人

傳統技術早期投資人,區塊鏈早期實踐者、投資人。曾任世紀互聯副總裁,戰略創新業務負責人,國際廣播電臺CIBN副總裁,發改委戰略新興產業基金亦莊互聯合伙人,早期互聯網瀛海威、四通利方的參與者,清華大學i-center駐校導師。


文章聲明:本文根據「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嘉賓分享內容整理,不代表火星財經立場,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

關鍵字: 火星公開課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火星公開課」第197期| Henry He:通證設計中那些好的、壞的和丑惡的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