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火星一線 | 穩定幣風暴:穩定幣的意義主要體現在支付領域,透明度對其至關重要

火星財經 ·

10月19日

熱度: 24248

Dominic Ward認為,穩定幣和比特幣均有著各自的市場需求,二者不可以互相替代。

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一線報道,北京時間10月18日晚間,美國東部時間10月18日上午,2018火星區塊鏈(紐約)峰會在美國紐約舉辦,來自華爾街與中國的實力金融機構和區塊鏈行業領袖,圍繞區塊鏈“NEXT STEP”進行了高峰對話。

峰會設全球監管形勢、STO的未來與實現路徑、穩定幣風暴、二級市場及交易平臺、公鏈及落地應用、對抗市場周期的投資策略6大圓桌論壇,條分縷析每一個熱點背后的機遇和挑戰。

會上,共識實驗室合伙人Kevin Ren主持了“穩定幣風暴”的圓桌討論參與嘉賓還有Circle公司合作伙伴關系和會員中心負責人Chuck KimbleGemini商業發展負責人Sarah Olsen、LGO負責市場業務的CEO兼聯合創始人Hugo Renaudin、Iconiq Lab顧問Dominic Ward 以及MakerDAO商務總監Greg DiPisco

火星一線 | 穩定幣風暴:穩定幣的意義主要體現在支付領域,透明度對其至關重要

對話要點如下

1.?Sarah Olsen認為透明度對穩定幣的發展至關重要。

2.?Hugo Renaudin認為穩定幣的意義主要體現在支付領域。

3. Creg DiPrisco表示未來將把DAO打造成一個多元化的穩定幣系統。

4.?Dominic Ward認為穩定幣和比特幣均有著各自的市場需求,不認為二者可以互相替代。

5.?Sarah Olsen認為穩定幣存在多層對手方風險,項目方需要為此承保。

如下為對話全文,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編輯整理,未經本人確認:

Kevin:大家好,我是Kevin,目前擔任共識實驗室合伙人,同時也是本次圓桌會議的主持人。在我看來,今年最火的兩大話題無非是穩定幣和STO,下面就讓我們一起就第一個話題展開討論,相信會為大家帶來非常有趣的觀點。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各位如何看待法幣支持的穩定幣?USDT的價格最近連續跳水,我們還能否信任這一幣種?

Creg DiPrisco: 我們的產品并沒有法幣作為支撐,所以我想由我來首先回答這個問題可能不太合適。

Dominic Ward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吧。如果是以法幣為錨定物,顯然你的產品要具備一定的透明度。你必須相信托管人,否則就會讓人感覺不真實。很多穩定幣并沒有選擇依靠法幣支持,但是如果你聲稱自己采用的是以法幣作為支撐的穩定幣,你就要有一個可靠的托管方,同時還必須證明你確實擁有這些資產。

ChuckKimble :我贊同Dominic Ward的觀點。通證化法幣的市場需求十分旺盛,目前已經有幾款產品問世。在我看來我們的產品和USDC的不同主要體現在,我們有自己的中心,我們的產品首先會由自己發行,但是用戶可以通過我們的網絡購買USDC,也可以贖回USDC。這一模型可以讓我們的中心伴隨分布式治理不斷進化,接受行業頭部項目的貢獻,從而在不斷擴張的過程中滿足行業的需求。

Sarah Olsen:在座的各位有看過《權利的游戲》的嗎?這部劇里,卡麗熙出現的城市十分富有,每個人都在討論城市的金庫里填滿了大量的財寶,他們還利用這些財產搞起了借貸。然而在最終季里,人們打開金庫后,卻發現里面空無一物。這讓我想到了USDT,人們知道USDT是流通貨幣,但是卻不知道它的銀行在哪,也不確定銀行里是否有那么多錢。我想大家應該都對08年金融危機記憶猶新,這和USDT目前面臨的問題如出一轍。在我看來,穩定幣存在多層對手方風險,項目方需要為此承保。從這層意義講,透明度對穩定幣的發展至關重要。

Chuck Kimble: 穩定幣的發展是時代的產物。由于穩定幣增加了法幣的流動速度,所以在過去的幾年里,穩定幣的需求一直都十分旺盛。和其他加密貨幣的發展過程一樣,作為開拓者的USDT也遇到了自己的瓶頸,可能會出現很多問題。然而,我們可以在錯誤的基礎上對其加以改善,讓它繼續發揮重要的作用。

Kevin:除了以法幣為基礎外,還有很多其他種類的穩定幣,比如有以加密貨幣為基礎的,也有以算法為基礎的,還有介于兩者中間的,我相信穩定幣的差異性,不同的穩定幣有不同的功能,大家對此怎么看?

Creg DiPrisco:我想先占用一點時間介紹一下我們的穩定幣,因為和其他的穩定幣產品相比,我們的穩定幣顯得有些與眾不同。DAI與中文的“債”有點諧音,所以一些中國嘉賓可能對此再熟悉不過了。基本來說,DAI不是一種以算法為基礎的穩定幣,它的錨定對象是質押物,只不過所有的質押物都放在鏈上。我們的設計理念是每個代幣都有它的支持物,結果就是每個代幣都具備了貸款屬性,用戶對質押物擁有所有權。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打算和雙子美元、Circle等多種穩定幣項目一起合作,他們的代幣將成為DAI系統的質押物,最終把DAI打造成一個多元化的穩定幣系統。

Dominic Ward:但是你們的產品價格可能會面臨更大幅度的波動,而且這些波動是不連續的,比如說正常情況應該是先從16美元降到15 美元,然后再是9美元,DAI可能會從16美元直接跌倒9美元。如果連最低的價格門檻也被打破,DAI會發生什么?

Creg DiPrisco: 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選擇多元化策略的原因。如果用戶的資產組合由不同的質押物組成,幣價直接歸零的現象幾乎不會發生。

Dominic Ward:如果加密貨幣市場發生類似2008年金融危機那樣的情況,DAI能保證自己不受牽連嗎?

Creg DiPrisco: 以太幣是我們的質押物之一,現在它的價格已經從最高點跌了85%,但由于我們采用了超額質押物質押的策略,所以目前來說,我們的幣價依然表現良好。穩定性不是我們目前關注的問題,我們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其他方面。

Sarah Olsen; 市面上有很多穩定幣項目,指望用“穩定幣”這一個術語就把全部的項目都囊括其中是不公平的。Maker DAI既是穩定幣,同時也有資本借貸的功能。Saga以實物黃金為支撐物,用戶可以贖回黃金。所以我認為,不同功能的穩定幣扮演不同的角色,穩定幣依然有發展空間。但是雙子美元不同,它只是一種電子美元,它的影響雖然很深遠,但歸根結底依然是運行在區塊鏈上的美元。發展一種有趣的經濟需要結合多種工具,我很開心這些項目能夠逐漸進入人們的視線。

Chuck Kimble: 我認為人們肯定是十分想讓法幣通證化的。試想一下智能合約、電子發票、支付結算都是用區塊鏈完成的,那會是什么感覺?我們看到很多合作伙伴都在使用USDC和其他穩定幣來實現上述功能,我認為接下來消費者很快就可以用區塊鏈來進行商品支付了。

Hugo Renaudin:我的看法是我們這些人今天的討論反映了現在的市場是十分碎片化的。市面上有各種各樣的穩定幣,不同的解決方案有著不同的特點。假以時日,市場碎片化的情況可能會有所改善,但是目前我們還只能接受這一現實。

Dominic Ward: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大家。似乎所有的穩定幣需求都是離岸的對嗎?西方國家有自己的貨幣,除非你信不過他們的政府,否則你可以輕松獲得各國的法幣。所以,當你們想著設計自己的產品的時候,你們會和那些貨幣短缺國家的人民交談嗎?你們會親自跑到西非和拉美地區告訴那兒的人們自己的產品是如何滿足他們的需求以及具體的功能嗎?你們的產品又是如何到達他們手中的呢?

Creg DiPrisco: 就在前不久我們剛剛進軍拉美地區。我們的理由是,由于不相信本國銀行,這些國家的人們很多都用美元儲蓄,最常見的是把美元藏在墊子下面。我們可以使他們的情況大大改善。此外,我們可以把借貸者產生的利息交給放貸者,而我們會像央行一樣管理自己的貨幣政策。DAI實行的是通脹策略,所以未來代幣的持有者獲得的利息會比普通銀行高十倍。

Sarah Olsen: Creg DiPrisco說出了我的心聲。當我還在私募公司工作時,我還不太了解比特幣的本質以及比特幣網絡的安全機制。但是比特幣規定了全球人民無論是男是女,身份如何,所代表的經濟體制、政權形式如何,都能接觸到它的價值,這個想法是具有深遠意義的。

所以把美元和其他法幣放在區塊鏈上,讓比特幣的理念得以向前邁進一大步,這個想法我覺得是很了不起的。代幣化法幣的應用場景也是很多的,如果你人在泰國,需要和一個在越南的人交易,有了它你就無需擔心。如果你想投資印度的房地產,有了它你就不用兌換盧比。代幣化法幣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這一點人們還未完全理解。

Chuck Kimble:發行錨定法幣的代幣確實是個機會,綁定美元的代幣在全球各地也有了廣泛的使用。但是有些朋友向我們問詢是否可以發行其他代幣,我們正在探索并決定優先事項的排序。

Kevin:讓我們繼續下一個話題。比特幣是區塊鏈重要的基礎架構,但是王峰和Jeffrey剛才談的卻是為什么要用到穩定幣,卻沒有提比特幣。穩定幣會比特幣更受歡迎并取代比特幣的地位嗎?

Chuck Kimble:在支付場景中,交易者需要將價格高度波動的代幣換成價格相對穩定的代幣。目前還沒有關于穩定幣的季度報告,但是我們可以很高興地告訴大家,上周我們的穩定幣產品使用量增長了1000%,我們希望這個趨勢能夠繼續下去。

Sarah Olsen :我認為比特幣和穩定幣二者是不同的產品,比特幣第一次把經濟學和技術融為一體,所以它更像是一種投資產品。雙子美元和比特幣就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產品。

Hugo Renaudin:我的觀點和Sarah Olsen 大體一致。穩定幣的意義主要體現在支付方面,像傳統貨幣的觸角難以到達的地方,沒有銀行的地方都可以有穩定幣的身影。

Dominic Ward:穩定幣和比特幣均有著各自的市場需求,我不認為二者可以互相替代。

Creg DiPrisco:比特幣體現的是歷史價值,穩定幣主要被當做交易媒介。這也是Maker DAI開發去中心化生態系統的目的。

Kevin:所以結論是,工程師偏愛比特幣,經濟學家偏愛穩定幣,政治家來者不拒。下一個問題,大家以為在這場穩定幣大戰中,要想贏得最終的勝利最重要的一點是什么?

Creg DiPrisco:Maker的設計思路主要是和信用有關,所以我們認為信用是最重要的。

Dominic Ward:說實話,我確實傾向于贊同這一觀點。我認為在很多市場上信用都是一款殺手級應用。但是要想成為最終的勝利者,項目方必須對獲客一事理解準確。所以我認為誰能把這件事做好,誰就更有可能成為最終的勝者。

Sarah Olsen :前面二位的觀點我都贊同。在我看來,市場目前對借貸資本方面的需求比較旺盛,用戶只有能獲得這些資產,資產才有價值。另外,我認為有法幣背書的資產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防范和化解對手方風險。

Chuck Kimble:我認為透明度十分重要,可以說是最為關鍵的一環。

Hugo Renaudin:我比較關注市場碎片化的問題,希望市場碎片化的現象不要進一步加重。我很好奇未來是否會出現贏者通吃的局面,大家對此怎么看?

Sarah Olsen: 我認為對某些法幣背書的資產來講,確實很有可能出現這種局面,而能否獲得大規模的應用很關鍵。市場不需要那么多以美元為錨定物的穩定幣,當然我也不是說只要一種就夠了,只是認為未來穩定幣很可能會出現合并現象。

Chuck Kimble:我同意,未來穩定幣市場還會有很大的增長空間,但只有少數幾個項目能稱之為勝利者。

Kevin:謝謝大家,最后一個問題是政策層面的。如果有人可以預測未來政府對區塊鏈技術的政策,它們是否會對穩定幣持更開放的態度?我個人認為政策層面上看,穩定幣會得到更多的發展機會。有誰可以分享自己的預測嗎?

Creg DiPrisco:我本人不太傾向于預測政策,但據我推測,你之所以認為穩定幣的發展道路更為平坦,是因為穩定幣沒有被視為證券。人們普遍都比較喜歡談論政策,不過他們談論的內容往往是SEC對待加密貨幣項目的反應。但這些項目基本上都被當做了證券對待,所以和穩定幣是不一樣的。

Dominic Ward:和很多在場的人一樣,我也不太傾向談論政策。原因之一是監管機構,無論是美國的還是別國的,在理解區塊鏈這件事上顯得十分遲緩,他們不知道這一技術可能會給人類帶來深遠影響,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對人們的需求知之甚少。那些正確理解這一技術的國家則很有可能在某些領域趕超美國,成為新的領導者。我希望監管機構能真正理解數字資產,比如穩定幣是什么、有什么用途等等。

Kevin:這次論壇到這里圓滿結束,感謝各位為我們帶來精彩的見解,謝謝大家!


更多紐約峰會報道詳情,請訪問系列專題

App端:「發現」頻道 → 最新專題 →?火星區塊鏈(紐約)峰會

PC端:「火星區塊鏈(紐約)峰會」

?本文為火星財經原創稿件,版權歸火星財經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若違規轉載,火星財經有權追究法律責任。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李笑來:從來都不是比特幣首富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