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日本政府最新會議:加密貨幣報稅環境復雜,須簡化報稅以促進稅收

BiaNews ·

10月19日

熱度: 9245

作為課稅對象的加密貨幣,除出售所得的收入以外,仍有多種獲利方式,而且計算方法也頗為復雜,納稅人報稅成了難事,稅收情況自然說不上良好。

Bianews 報道?日本政府第18次稅制調查會總會于10月17日召開,會議梳理了近年關于加密貨幣交易的稅務申報環境變化,并就當前加密貨幣納稅環境復雜的問題進行了討論。

日本政府最新會議:加密貨幣報稅環境復雜,須簡化報稅以促進稅收

日本政府稅制調查會,是日本首相的咨詢機構,負責審議、答詢有關國稅、地方稅方面的所有問題。

作為課稅對象的加密貨幣,除出售所得的收入以外,仍有多種獲利方式,而且計算方法也頗為復雜,納稅人報稅成了難事,稅收情況自然說不上良好。

因此,本次稅務調查會希望“通過減少納稅人的麻煩來促進納稅”

近年加密貨幣交易報稅環境變化

會議首先梳理了近年關于加密貨幣交易的稅務申報環境變化,Bianews對這一部分會議資料進行了編譯總結。

·2017年4月:修正資金結算法

一、在法律意義上定義了加密貨幣

資金結算法2條⑤規定,加密貨幣定義如下:

1.在購買或借用一件物品,或者接受他人提供的勞動時,作為其代價或報酬,可以對不特定對象使用并且可以由不特定對象進行買賣的、具有財產價值的能夠通過電子信息處理進行轉移的東西。

2.以不特定人物作為對象,可以與上一條定義里的東西進行交換的、具有財產價值的能夠通過電子信息處理進行轉移的東西。

二、導入了加密貨幣交易所注冊制

2017年9月首批11家交易所進行了注冊。

三、規定了交易所在用戶開戶時為防止贓款轉移進行身份確認,以及向用戶提供交易信息的義務。

關于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內閣府令17條④規定:

加密貨幣交易所在其使用者通過交易所進行交易的行為持續的情況下,不超過3個月的期間,應對該使用者就適當的資金托管方式、交易記錄、所管理資產金額及加密貨幣數量進行書面的信息提供。

·2017年7月:修正消費稅法施行令

規定了加密貨幣轉讓不在消費稅課稅范圍內(2017年度稅制修正)。

·2017年12月 國稅廳發布《關于加密貨幣所得的計算方法等》

國稅廳在官網中以Q&A的形式說明了作為確定申報對象的加密貨幣盈虧計算方法,出售加密貨幣的收入計算方法等征稅處理問題。

規定了加密貨幣屬于雜項收入,在年收入20萬日元以上的情況下需要進行報稅。

Q&A舉例:出售加密貨幣

問:請告訴我出售加密貨幣時的收入計算方法。

(例)3月9日,花費200萬日元(包括支付手續費)購買了4枚比特幣。

5月20日以11萬日元的價格出售了0.2枚比特幣(包括支付手續費)。

答:在賣出所持有虛擬貨幣的情況下,出售價格與購買價格的差額即是收入金額。

上述(例)的情況下的所得金額,應按照以下公式進行計算。

11萬日元 ?- (200萬日元÷4btc) × 0.2btc = 1萬日元

全部Q&A主題如下:

用加密貨幣購買商品

幣幣交易

加密貨幣的購入價格

加密貨幣的分歧

關于加密貨幣所得的所得區分

損失的處理

加密貨幣的保證金交易

加密貨幣挖礦等

·2018年2-3月:2017年所得稅確定報告

2017年全年的雜項收入中,1億日元以上的加密貨幣交易相關收入有331件。

日本政府最新會議:加密貨幣報稅環境復雜,須簡化報稅以促進稅收

·2018年:國稅廳舉辦“加密貨幣交易等稅務申報環境整頓研究會”

通過相關團體,對加密貨幣交易所提出協助要求,要求向用戶提供其計算所得時必要的信息。

加密報稅環境復雜,簡化報稅以促進稅收

前文提到,根據日本法律規定,通過出售加密貨幣來獲得的利益屬于“雜項收入”

通常,版稅、電視節目出場費、演講費等報酬因難以分類,故列入“雜”項中。而作為課稅對象的加密貨幣也被歸入其中。

根據雜項收入相關規定,如果一年內在加密貨幣上獲得20萬日元以上的利潤,就應該進行申報,并繳納所得稅。

只是,加密貨幣不僅存在通過買入價和賣出價的差異獲得利潤的方式,還能通過其他加密貨幣互換而獲得利潤,這樣的方式也被納入課稅范圍。用含利潤的加密貨幣購買商品,也將成為征稅對象。

因此,加密貨幣的報稅現狀,在計算層面上便已經相對復雜。

雪上加霜的是,所得計算所必需的交易歷史數據的保存方式因交易所而異,缺乏統一的收益記錄對象。納稅人很難正確獲取全部所得利潤的信息,報稅也因此受到了妨礙。

面對這樣的情況,“簡化報稅環境”就成為了會議上稅務調查會委員們的共同意見。

具體來說,一部分委員提出通過My Number制準確掌握加密貨幣收入。

My Number制度于2016年1月開始實施,相當于日本的身份證系統。在此之前,日本人有各種證件,但就是沒有全國統一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身份證”。

事實上,日本多屆內閣都曾努力推進實施身份證制度,但都在日本民眾的強烈反對中作罷,直到時任政府下決心要實施推廣身份證制度,還專門給身份證取了個洋氣的名字“My Number Card”,以便大眾接受。

日本政府最新會議:加密貨幣報稅環境復雜,須簡化報稅以促進稅收

與我國的身份證系統有所不同的是,My Number集社保與稅務功能于一身日本居民在注冊My number后,其工作收入是全國連網的,所以報稅流程更加簡單,報稅積極性提高的同時,也幾乎不可能逃稅了。部分委員認為,稅收工作上的這種成功將可以擴展到加密貨幣領域。

然而,此前還有My Number信息泄露的情況,系統安全性還不夠完善的情況下,是否能夠成功推及加密貨幣還未可知。

此外,還有人提出,像股票投資中使用的證券公司特定賬戶一樣,建立納稅人可以統一掌握加密貨幣所得收入的賬戶系統。

稅制調查會會長中里實在大會結束后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還需要基于除稅制以外的框架交易慣例進行考慮,所以將首先舉行人數更少的專家會議,一邊聽取更多外部意見一邊加深討論”。

或許到最終討論出具體的簡化稅收方案還有一段不短的日子,但日本政府稅務調查會上的這種“為促進稅收,應簡化報稅環境與報稅流程,提高加密貨幣報稅積極性”的探索,對加密貨幣持有者與政府稅務工作來說,未嘗不是一種雙贏。

推廣
相關新聞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