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

【专访】中国APM第一人改造公链,将数据价值还给用户

羊驼区块链 ·

03月27日

热度: 6163

将数据价值还给用户

00:00
--:--


分享时间:2019年3月21日21:00

分享主题:方向坚定,厚积薄发

微信社群:羊驼区块链VIP学习群

主持人:雨露杜孜,币圈邦德 商务负责人

分享嘉宾:何晓阳,Lambda?#35789;?#20154;

主持人|雨露杜孜

  嘉宾|何晓阳

编写|安静


第一问:何总,最近隔壁火热的股市好像把关注?#28909;?#25250;走了,那么您对目前区块链市场?#26143;?#30340;走势是如何看待的呢?


何晓阳:其实现在的?#26143;椋?#26080;论股市还是币市的?#26143;椋?#37117;跟去年冬天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冬天的时候我觉得?#26143;?#23601;像天气一样是非常寒冷的,可能很多金融圈的朋?#35759;?#20250;有同感,会觉得这个冬天非常的漫长,这个漫长可能既是温度上的,又是心理上的。那么过了?#33322;諞院螅?#20854;实可以看到金融圈的?#26143;?#26159;有一个明显的回暖,那么这个回暖表现在A股,表现在科创板,也表现在币圈。

我其实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推论,不一定准确,但是我跟很多朋友分享过我的观点,我认为,其实币圈的冷暖跟A股是联动的,就是说A股的上涨,它会带动更多的资金进入到?#29992;?#36135;币这个领域来。同时,我认为A股的波动可能跟港股以及美股是相反的,如果有更多的资金?#29992;?#32929;港股这些市场流到A股,那么他们在A股获得的盈利会流入到币圈,这是我个人的一个观点。

那么这个观点从何而来呢,我有一个很基本的判断是说,一个市场的基本面跟它在二级市场表现其实并不完全是同步的。其实我们看A股现在这一?#20540;?#19978;涨,是从去年冬天的底部到现在,很多个股开始了涨停板,很多人?#37096;?#22987;了疯狂的操作,我身边有不少朋友,甚至有质押房子,然后加十倍杠?#36865;?#20837;股市的,市场上确实有很多神奇的股票在过去短短一?#38382;?#38388;里面有非常疯狂的表现。那么其实从币圈的表现来说,我觉得其实也差不太多,我个人定位为我并不算是一个币圈的人,但是我们?#37096;?#20197;看到目前市场的情况。

那么币圈的表现其实是从平台币的上涨开始的,BNB的价格,最高点距离历史高位基本上接近了,HT的价格,对BTC交易对距离历史高位在75%左右,对法币是50%左右,其实币圈最近的?#26143;?#25105;觉得应该是不错的。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做一个区分,就是我认为数字货币的?#26143;椋?#36319;区块链技术行业的发展,不见得是挂钩的。其实就跟我们现在中国的经济是一样的,我觉得我们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特别大的好转,但是A股是走出了明上涨的?#26143;椋?#21516;理就是区块链的技术,我认为也并没有特别大的进展。

很多项目虽然有了稳步的突破,但是距离这个行业走向成熟,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觉得可能整个区块链行业,如果你把它当成是一个边缘学科,一个专业领域的话,那么它离目标,也就是像互联网那样的一个地位,可能还?#24418;?#24180;、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要走。但是数字货币作为一个金融现象,它的这个回暖其实就跟A股的回暖是一样的,很多人会认为说这一波A股的回暖是国家在拉盘,是为了科创板做准备,其实币圈的这一波?#26143;椋?#25105;认为也有人为的因素在里面,这是我对第一个问题的看法。


第二问:谢谢何总,现在全新的”IE0”模式正在大行其道,一时风头无两,您对IE0这种靠交易所背书的众筹模式有什么看法?


何晓阳:从几个方面来说,我觉得作为这个商?#30340;?#24335;和金融模式的创新,IE0是有它合理的一面,它可能还有很多弊端,但是它还会有更成熟的发展,这是我对IE0的分析判断。我觉得币圈之前IC0的模式,最早入场的人,无论是基石投资人,还是后面大众投资人获得Token的价格是不一样的,那么这会导致上交易所之后,价格有很剧烈的波动。那么IE0和IC0本质上,就是初创公司将它的股票,以Token的?#38382;?#38754;向大众发售,我觉得这个模式本质上是OK的,只是早期的IC0模式会有很多问题。

那么IC0的问题,其实最明显的是说,一个初创公司的发展,它是不可改变商业规律的,就是说任何一个初创公司要想获得成功,它必须是需要时间去验证它的商?#30340;?#24335;跟技术模?#20572;?#39564;证它在各个领域的创新,这一定是需要时间的。但是在IC0的时期,一个项?#30475;有?#30333;皮书到发行Token到上交易所可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然后就会面临流通,可能会有很多的投资人去解锁Token,然后去二级市场进行售卖,这个时候项目方的商?#21040;?#23637;是?#23545;?#19981;足以支撑这个价格的,所以价格就会?#26438;?#30340;崩盘,甚至于归零。

那么新的IE0模式,我觉得好处在于,它延长?#36865;?#36164;人的锁定期,就是像最近上市的BTT、FET,再到火币的项目,?#28909;?#35828;TOP这些项目,它们都做了一些限制,项目方会将投资人的Token锁定期变得比较长。其实类似于股票,我们知道,近期小米公司的股票会面临解禁,股票解禁?#38498;?#20215;格能不能有支撑,这是一个未知数,所以我认为IE0的优势,是它有严格的锁定期,然后它后续是可以有很多?#20540;?#34701;资,任何一个公司的发展,可能都需要多轮资金的支持,正常的公司发展,它可能是从到天使?#20540;紸轮、B轮、C轮、D轮,然后直到IPO的时候去募一个很大的金额。

其实对于任何一个初创公司来说,都需要很多的资金,但是我觉得会有很多非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会认为,之前很多项目IC0的时候募到了很多钱,其实我对这点不太认同,我个人观点是这些钱其实非常少,少到你?#36127;?#20160;么都做不了。

可能很多人对金钱的概念并不多,你会觉得几千万几亿的资金是一个很大的资金,但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资产公司的成长来说,这个资金并不是一个大的数字,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在美国,以我熟悉的软件行业为例,一家公司从成立到上市,大概能够募资的金额在2到5亿美金之间,然后上市后的市值第一年可能是15到20亿美金,经过?#25913;?#30340;发展,它的市值可能会达到50到100亿美金,一般都是这样的一个发展过程,有很多很多上市公司都是这样的经历。

所以说在美国一些主流的地方去创业的话,你如果说是一个非常细?#20013;?#19994;的第一名或者第二名,你得到资金支持大概是数亿美元。那么相比较于这么一个金额,其实币圈最大的IC0,它所获得的ETH换算成美元大概是2.7亿美元,大家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事实上,这仅仅是美国一个非常普通的细?#20013;?#19994;的一家公司所能达到的融资金额。

所以我认为IE0的出现会改变以往IC0的一些问题,IC0一次融资,然后投资人以低价来获得Token,去二级市场获利,我觉得这个模式其实本质上是伤害了行业的发展,它虽然创造出了一个非常简便的面向公众的融资模式,但它对企业来说其实是背负了一个沉重的债务,因为投资人必须要卖掉盈利的,那它本质上其实不是一种投资,它是一种高利贷。我觉得IE0可能会改变这一切,使得初创企业会有一个更好的融资环?#22330;?#24403;然,任?#38382;?#29289;都是有两面性的,IE0?#37096;?#33021;会沦为人为炒作的一个对象,有可能会像当时IC0那样,?#19981;?#26159;泥沙俱下,一地鸡毛,我认为这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任何一个事物,在任何一个时间点它都会有它的泡沫?#22836;?#29378;,就像互联网一样,从2000年的时候,一个点com公司一个域名可能都是几千万美金的价格,做一个中华网,随便做一些页面,可能就能够做到10亿美金以上的估值,其实这些东西本质上是没区别的。这跟我们人类对于金融的?#38750;?#26159;有关系的,所以我觉得金融对于技术它一方面是一种加持,一方面?#19981;?#26159;一种制约。

那么IE0这个模式我个人觉得它开创了一个新的思路,它可能会在后续的变革之下变得越来越好,它给很多想参与初创公司融资的公众提供了一种很便捷的方式。

但它的前提是,我们需要找到优质的投?#26102;?#30340;。现在问题本质是什么,就是有没有足够多优秀的投?#26102;?#30340;出现在交易所的IE0里面,还是说IE0只是为了消化去年很多无法完成融资的项目,变成很多无法继续的老项目改变自身困境的一个法宝,我觉得这都是在人的每一个选择之下会发生的种?#30452;?#21270;。

所以我的观点是,IE0总体来说我是看好的,而且我认为这个事情会有助于区块链行业发展,会提供一个便捷的途径,但是它?#37096;?#33021;会遇到交易所无法把关项目质量等情况,然后?#30452;?#25104;2017年那样,我觉得这个也有可能的,总的来说我支持IE0的发展。


第三问:都?#30340;?#26159;中国APM第一人,能跟我们介绍一下Lambda这个项目,顺便谈谈之前的经历对Lambda项目的创立有什么帮助吗?


何晓阳:那么我从稍微远一点地方去开始这个话题。其实在创立Lambda之前,我一直在软件行业工作,我是一个程序员,作为开发人员,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32422;?#25797;长什么,也能够感觉到?#32422;?#30340;局限。如果说我对于我个人的职业生涯做一个评判的话,我觉得我错过了很多机会,我觉得中国过去的发展机会其实在于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因为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经济大概占据了中国GDP的1/3!

我这有一个数据是说,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所代表的经济增长,应该是贡献了中国全部的经济增长,所以互联网行业在过去就是主流,也是一个最大的机会。我们都知道在PC互联网时代有四大门户,有百?#26085;?#31181;巨头,后来移动互联网时代,有腾讯、有头条、有TMD、?#34892;?#31859;这些企业。对于每一个从业者来说,选择正确的行业,选择清楚趋势,做好选择,可能比个人努力要更加关键。之前有长者也说过,一个人的发展必然要看个人的努力,但是更多是看历史的进程。

我觉得其实我是一个错误的示范,我虽然是一个程序员,但是我完整错过了中国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就是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我什?#35789;露济?#20570;。今天回想起来,其实是一个蛮诡异的事情,尤其是以我的性格来说,大家如果之前看过我的一些报道,或者说有一些读书笔记的话,你会知道我其实是一个精力旺盛,好奇心很重,然后对于每一个领域都想去学习,都想去研究的那个性格,我是射手座的性格,所以我是一个像美国那种创业者那样,?#19981;?#21508;种各样可能性的人,但是这样一个性格的人,在中国的软件行业待了十多年,所以我觉得这个很不可思议。

回到这个话题,我作为一个程序员,从一开始就在基础软件行业工作,很多人可能对基础软件不是太了解,其实像大家所熟悉阿里云、亚马逊等,都是?#25345;?#22522;础设施的云化,也就是说它是一种范化的基础设施。那么支撑所?#24418;?#20204;移动互联网底层的东西,我们把它称为基础软件。这个行业是?#29992;?#22269;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发展的行业,到了今天,这个行业有像IBM、甲骨文、微软等?#26085;?#26679;的数千亿美元的公司,美国的软件行业支撑起了美国上市公司的半壁江山,就是美国的企业互联网,相比于消费互联网来说,它的比重是更大的。

之前有个统计,就是从1990年到今天,整个的企业服务,整个的To B,整个的SAAS,产生的IPO大概占全部美国IPO的60%,如果加上并购的话,这个数字可能要更多。但是在中国,其实软件行业是一个很小的行业。

在美国,To B比To C的产值是1:1,然后在中国,整个To B比To C的产值是1:19,也就是说,中国的产业互联网?#25512;?#19994;服务占?#20154;?#26377;市值可能真的是九牛一毛,只有5%的占比。很不幸,我其实是一直在这个5%里面,在逐步的探索。在一个水浅的地方,再有能力的人也翻不起大的浪花,这就使我后面有了很多的思考。

我觉得做lambda的时候?#23545;?#27809;有原来那么?#37327;?#37027;么玩命,当时每周要工作七天,现在每周工作六天,即便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当时也只做到了一个很小的数字,我们当时四五百人的团队,每年只能做到一个多亿的收入,能勉强的维持平衡,甚至很多时候是亏损的。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我看我的美国同行,那家公司叫New Relic,跟我是同年成立的公司,同样的时间,我们只能做到1亿人民币的收入,他们是652人做到了7000多万美元的收入,虽然这家公司也有大的亏损,但它依然是以13亿美元的市值登录了?#20260;?#36798;克,今天你可以去查一下它股票代码NEWR,它现在的市值是60亿美元。

那么OneAPM在2017年登陆了新三板,一度市值达到二十亿人民币,但是因为新三板的股票市场不活跃,所以这个价格是没有什么用的,今天的市值?#30452;?#24403;时低了很多,因为后面有很多股东,套现卖掉了股?#34180;?/p>

回顾这段经历,其实给我的一个经验和教训是,中国的企业服务市场存在比较大的问题。软件这个行业的商?#30340;?#24335;其实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样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商?#30340;?#24335;,恰恰相反,它在产品层面是可以做到没有成本,但是在获客上其实它是一个线性的模?#20572;?#22312;服务于客户的时候,本质跟一家医院,一个餐馆,一个律师事务所是没?#26143;?#21035;的,它没有办法在服务更多人的时候保持成本的不变,同时也没有办法做到,能够以零成本或者是比较低的成本去获取更多的用户。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2005年到今天有很多VC,投资了企业服务的赛道,在这个方向下注。但是这个领域目前来?#24471;?#26377;产生出一家上市公司,就是这个领域基本是没有IPO的,没有美国IPO,没有香港IPO。当你把To B的这个命题扩大的时候,甚至把面向C端的企业也加进来,可能才勉强能看一看。但这跟我们所说的美国企业服务和美国的To B是不一样的,我们去想这个事情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没有办法去做到一个好的商?#30340;?#24335;,所?#38498;?#38754;我有很长的时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觉得如果不去经营一家企业,你可能也不会去想究竟是什么制约了你的成长,究竟什么决定了你的天花板。所以对于中国的企业,它的竞争优?#39057;?#24213;是什么?#35838;?#35273;得,过去的中国的互联网增长,很大一部分来?#20174;?#20013;国的人口红利。

人口红利,是什么意思呢?第一,他代表了广大的用户群体,中国有14亿人口。第二,中国有非常多低廉的劳动力,所以说像美团、饿了么这样的企业,一方面它得益于较低的劳动力成本,一方面得益于非常高的使用人口,所以能够?#26438;?#22320;创造一个很大的产值。

我们想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我们都知道亚马逊这家公司,它的市值曾经一度达到1万亿美元,阿里的业务与它极度重叠,阿里的潜在用户群,也就是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5倍,那么理论来说,阿里应该可以创造一个五倍于亚马逊的市值,但事实上我们知道阿里并没有做到。

这里面就有一个因素,是什么决定了说我们中国的电商,在人口远大于美国的情况下,单位产出?#20849;?#22914;美国,其实问题就是中国的人均购买力是不足的,就是说我们中国的人均收入是?#36824;?#30340;。对应到这个软件行?#30340;?#22411;来说就变成了什么呢?就是软件的本质是代替人的劳动,但是我代替的人的劳动价值越?#20572;?#36719;件的价值也低。所以这个时候你就会想,美元和人民币这两个货币,它代表的购买力,也是不同的。当我在中国去售卖软件的时候,我的价格是以人民币来定价的,我代替的也是中国的劳动力,在美国他可能能够面向全球售卖产品,一个美国软件公司,可能它的北美的产出收入占比是40%多,西欧占比30%多,加起来接近80%。

所以只有在这些劳动力昂贵的地方,软件才能卖出很高的价格。那么换回到我原来的APM行业,APM行业当年有一个报告,有家公司出售了一款软件给另一家公司,售价是100万美元,这款软件代替了企业原本300万美元的人工劳动。但是这个模?#20572;?#25918;到中国来,肯定是不成立的,因为它大概?#25163;?#33021;代替300万人民币的劳动力,但是它的售价是600万人民币,所以这个时候买软件就不划算。

所以去思考完这些问题,我开始从软件行?#24213;?#21521;了区块链行业,转向了Lambda!

所以大家也能感觉到,Lambda项目跟其他项目很多的不一样。我个人不像其他区块链创业者,是从数字货币领域进入的,我也没有很早就买BTC,也没有因为这个获利很多。我觉得我是一个有过很多经历,?#37096;?#21040;过很多事情,这样的一位创业者,所以我思考事情的时候,?#19968;?#24605;考它的经济模型?#22270;?#26415;模?#20572;?#25105;认为区块链解决了什么问题呢,这个如同去年大火的社区电商一样,就是解决了获客的问题。

其?#30340;?#21487;以这样去理解,京东应该是在效率上非常高的一家企业,因为B To C的电商,它的仓储和物流都是?#36234;?#30340;,所以按道理来说京东的发展应该是很快的,但事实上京东这些年的发展受到了一定遏制,因为后面有了拼多多,之后?#20849;?#29983;了很多新的社区电商。我们可以想象社区电商的仓储和物流的效率,肯定是要比京东低的,但是为什么这些企?#30340;?#22815;发展那么快,因为它们有更低的获客成本,京东要去获取一个农村或者县城的用户,想去获取很多新的用户,是要付出很高的成本,但是拼多多不需要,因为它是一个大妈传给另一个大妈的模式,所以这是最好的一个商?#30340;?#24335;。

原?#35789;?#21482;有少数的企业,?#28909;?#20687;微信、抖音,可以有这种模式,但是?#28909;?#20320;开个餐馆或者软件公司就不会有这种模式。我认为数字货币加上这种商?#30340;?#24335;,再加上开?#26149;?#31038;区,它能够把这种商?#30340;?#24335;赋予到每一家用数字货币的商业软件上,这就是我对这个行业一个大的思考。


第四问:很多人进入区块链创业选择的方向都是传统公链项目,而您则选择了区块链存储公链,您觉得区块链存储公链和传统公链是什么关系,存储公链的发展对区块链行业有什么影响?


何晓阳:其实我们从一个更高的角?#28909;?#24605;考,你会发现人类的发展进程中有很多的发展是曲折的,是个很蜿蜒前进的那种方式,并不是直线的,也就是说它必然会有很多中间产物。这个事情就像动物的进化,它进化的方向是辐射性的,而不是单方面的。进化出来不能?#35270;?#29615;境的产物,可能很快就消亡了,剩下的能够?#35270;?#36825;个环境的产物,就能够占据某一个生态位,直到下?#20301;?#22659;发生比较大的变化。

之前有一本书?#23567;?#19982;鸟为伴》,它有一个副标题?#23567;?#21152;拉帕戈斯群岛考察记?#20445;?#25105;们知道加拉帕戈斯群岛是当年达尔文乘坐他的船去做?#38750;?#32771;察的时候,所经过的一个岛。就是这段经历,促使达尔文写出了那本有名的?#27573;?#31181;进化》。我觉得像IT行业的发展,很多都是这样一个规律,我个人的观点是,数字货币跟区块链是相辅相成的两个领域,但它不是同一个领域,也就是说数字货币的发展跟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它并不是同一个事情,所以我觉得之前很多区块链的项?#30475;?#19994;者是把这两者有意无意的混淆起来,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从最早的BTC说起,比特币它既是一条链,同时又是用链式结构去承载数字货币的一个基础设施。到了ETH?#38498;螅?#23427;其实是数字货币资产发行的一个基础设施,发展到现在,很多人看到了ETH的弊端,看到了它不方便使用的地方,所?#38498;?#22810;人打算再次创新,但我个人的观点,我不认为再次创新是对的,或者说我们需要重新全盘去理解区块链这个行业?#39548;?#20010;技术。

我觉得可以用另外一个例子来加以佐证,我们知道有一本很出名的科幻小?#21040;小?#24046;分机》,它讲了巴贝奇这么一个人,他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差分机,当时是英国的蒸汽时代,所以这本书被称为蒸汽朋克,我们知道,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程序员?#21069;?#36798;,她是诗人拜伦的女儿,也就是说在巴贝奇那个年代其实已经有了第一台计算机,也有了第一个程序员,也已经有了程序。

但是这个机器并不能很好的去工作,是因为你依赖于机械传动的齿轮去做计算,它必然会有相当大的误差。我觉得区块链技术也是一样的,我认为区块链并不是一个成熟的技术,恰恰相反,它是一个正在发展当中的技术,有可能我们现在所做的所有东西都是差分机,我们只是超前于时代的某一个并不成熟的产物。所以说。无论是之前的工业也好,还是我们现在所做的存储平台也好,它都是?#25345;?#23581;试,都是?#25345;?#21382;?#26041;?#21270;过程中的一个必然产物。

这里说到我怎么去看公链,我认为公链是一个错误的方向,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公链它是没有什么用的,其?#30340;?#21487;以这样去想,BTC它是成了?#25345;值?#27969;通货币。ETH是资产发行的一个基础设施,EOS现在上面都是?#23433;?#33756;”应用。这已经是比较优秀的公链了,其实也做不了什么,公链它本质上是一个封闭的?#20302;常?#23427;跟这个公链以外的任何角色没有任何交互,所以我认为,它是有某些必然要失败的征兆。

为什么?#19968;?#36825;样看,原因很简单,我们知道现实世界的逻辑,如果把它搬到了数?#36136;?#30028;,那必然你会有个依托,这个唯一的依托,其实就是数据。我们人类无论是现在使用计算机的方式,还是将?#35789;?#29992;计算机的方式,我们现在的眼睛看着显示器,用手输入信息,计算机的显示器就是我们人的输出,任何一个?#20302;?#23427;都是要有数据的输入和输出的。

但是我们发现公链的一个问题就是它的模?#20572;?#23427;能够处理的数据是非常有限的,它只能够处理有限的交易,就是只能够处理人和人之间的一些关于交易的社会行为,关于其他的这种人和人之间存在的,人和机器之间存在的业务逻辑,公链是什么也做不了的,因为他没有办法去存储数据,因为公链都依赖账本,它要求你可能每个节点都能够看到同样的数据,都能够读取同样的数据,然后在某些情况下,?#28909;?#35828;在选举完成的情况下,在计算哈希完备的情况下,某一个节点能够去修改这个账本,但账本的数据都是一样的,这就意味着所有的人都能只能使用一个非常有限的存储空间,这个存储空间对于BTC或者ETH来说可能只有一百个GB的大小。

那么在这种模型情况下,其?#30340;?#20250;发现你?#36127;?#20160;么也做不了,你能做的事情非常的有限。很多人会以为说TPS是限制区块链发展的一个问题,我觉得并不是,因为最近二层网络有了比较大的发展,其?#30340;?#21487;以处理很快的交易,只要把最终的结果在链上确认就好,所以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公链没法解决数据的问题,所以公链必然跟人类要使用区块链的目的相违?#24120;?#27809;有数据存储,只有账本的公链,并不是一个完?#39057;?#27169;?#20572;?#23427;是一个?#31508;?#37325;要?#26041;?#30340;模型。

我最开始学习计算机的时候,研究过一款程序,是上个世纪60年代贝尔实验室的一款产品,中文名叫燕尾服,其实跟现在的区块链?#34892;?#31867;似,它处理的是在多个分布式之间来保持高一致性的一款产品。有了这个经历,?#19968;?#22312;内心有一个非常?#34892;?#30340;认识,就是这样的一个工作?#20302;常?#20320;要做的其实是对交易一致性的确认,要能够处理交易,而且这个交易里面不仅仅是只有账务金额,它还有业务逻辑。

所以一个分布式的点对点?#20302;常?#23427;要能够去处理交易,同时它也要能去处理数据,但今天公链是处理不了数据的,这也是我们做Lambda时,认为目前公链所存在的一个缺陷,所以我们想做的也不是说一个存储公链,而是说我们要从更加根本的方式上去改变现在区块链的一个模型。

当然以上的想法目前还是吹牛,因为这些思想不可能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FileCoin对我们启发很大,因为早在2014年他们就有了白皮书,它把这个数据的存储能力引入到了区块链里面,从此我们可以在区块链的模型当中,去引用数据去读取数据,这是一个最根本的改变。

在原来的区块链模型当中,你只能去读写账本,现在每个人都可以用?#32422;?#30340;公钥?#36864;?#38053;,去读写一个数据区域,这个数据区域是属于你的,你需要去购买,但是你可以写入你?#32422;?#30340;任何数据,?#37096;?#20197;读取出来,那么在这种模型下,你可以做原来很多公链做不了的东西,甚至你可以像类似于以往的互联网一样去编程。虽然这里面有非常多复杂、困难的问题要去处理,但是这个模型从根本上解决了很多问题。

因为很多搞区块链的人是从数字货币领域过来的,可能有很多人会把我的观点思维视为一种异端,他可能并不能接受这样的一种观点,但是,我觉得我本身作为一个计算机程序员,我认为数字货币跟区块链是两个事情,它是边缘学科,是多种学科的交叉,这些学科本质上来说不一定和货币相关。


第五问:很多人说Lambda是中国版的IPFS,您认为Lambda相对于IPFS有什么区别和优势,你认为IPFS这个项目的落地进?#28909;?#20309;,为何迟迟不开启激励层?


何晓阳:可能很多人的定义?#36824;?#20934;确,我觉得更加准确的说法是Lambda是中国版的FileCoin,IPFS本质上和区块链没有任何关系,FileCoin项目也不是FPFS的激励层,它是独立的项目,只是说它的发展路径,是先做出来了IPFS然后才有的FileCoin,或者说是靠着FileCoin融了资,两者之间虽然有很多的关联与合作,但是本质上它们想要达到的效果是不相同的。

你可以这样理解,FileCoin团队最早的规划,和区块链没有什么关联,它们的IPFS是想做下一代的互联网。我们都知道这个上一代互联网的弊端,优点当然大家都知道了,互联网?#30772;?#20102;一场革命的?#39034;保?#24102;来了全球无数财富的改变,但它缺点其实也很明显,就是我们今天看到所谓的数据泄露、数据丢失、黑客入?#20540;?#38382;题。

所以这个事情的根本的起源,是他们想打造的一个更加安全的互联网,同时使得数据属于每一个人,这应该是他早期的一个计划。这个事情其实有点不切?#23548;剩?#26377;点遥远,假如这是一个非常能够近期商业化的项目,那么他后面的融资历程应该是很容易的,应该是一帆风顺的。

在硅谷有个不成文的规矩,YC孵化的80%的项目,下一轮都是有固定几个基金?#20248;?#30340;,但是它们作为YC孵化的项目后续融资并不是很顺利,?#24471;?#30789;谷的人也认为这个事情有点遥远。那么正好2017年赶上了IC0的热?#20445;?#22242;队借此融了很多钱,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是计划以外的事情,因为它们没有按?#23637;?#35895;传统的路线发展。

其实很多?#38706;?#26159;我们一厢情愿的解读,以及过度的神话,本质上来说他们也是一个普通的研发团队,在硅?#32676;?#21487;能算不上是一流的,但这里并没有贬低的意思,只能说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其实从他们团队做事情的风格,以及代码研发速度来说,他们遇到的问题也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是他们需要时间,他们的工程解决能力还是很强的,能写出来的代码,都已经写出来了,只是说还有一些问题,并不是计算机领域的工程问题,可能是数学问题,可能是科学问题,这些问题是现在制约FileCoin进度的关键因素。

我觉得这些问题是很现实的,他们目前的进度就是受制于一个数学函数的实现,团队已经和以太坊出资2000万美元寻找数学家来解决这个函数问题,他们?#32422;?#24182;不是专门做数学的,所以并没有太好的办法。而目前因为大家过高的期望值,还有中国矿工过早的炒作,有太多想依靠它实现财富自由的人,这是大家神话它的原因。

所以做一个中肯的判断是这样的,他们的进度并没有很慢,但是快不起来的原因也是受制于刚才所说的数学问题,我们需要等待诸多方面的进展。

他们给我的启示就是我们会更加的务实去看待项目的发展,国外的创业者有很多的天真浪漫的情怀在里面,但我们其实觉得很多事情呢是可以通过其他方法去解决的,我们在工程上?#20154;?#20204;更加熟练,在目标设定上?#20154;?#20204;要更?#26377;。?#23454;现路径上?#20154;?#20204;要更加平滑,我们的?#21344;?#30446;标可能跟他们相比也并不相同,我们更加偏向于商?#24503;?#22320;,更加偏向于某些特性、某些类型的数据?#30830;?#21040;Lambda上,这是我们认为的一个项?#21051;?#28857;。

我们能做到的事情是,以敏捷、迭代的方式逐步去实现我们的目标,我们也不会像他们一样憋大招,就是很久也不说话那样默默研发产品,我觉得这样可能也是有害的。但总的来说我们的理想是一致的,就是我们要在区块链上引入一个存储的模?#20572;?#20351;现在的区块链能够存储数据,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变化。


第六问:做去中心化存储项目会不会在今后涉及到对内容的过滤,以及来自于国家的监管,这方面您是如何考虑和打算的?


何晓阳:这个问题其实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其实现在的中心化云存储也是一样的,他们也有很多内容,也不是合规的,像一些政?#25105;?#21450;法律内容,或者一些其他内容,当国家需要你?#22659;?#30340;时候,会提供给你一些数据的哈希值,根据这些哈希值把数据删掉就可以了。

我觉得我们会积极的?#24403;?#30417;管,我们会主动的设置一些,?#28909;?#19978;传的时候,客户端会过滤关于一些敏感或者其他不良的内容。然后我们可能会在共识方面提供一些?#27599;?#24037;?#22659;?#20869;容的功能,在区块链网络中,所有的数据其实本质上是分片存放的,在这种情况下,不太会有完整的视频、完整的文字内容单一的存放在某一个矿工那,所以矿工是不太会有风险的。同时,矿工跟用户之间的交易的信息是上链的,所以根据链上的信息,可?#38498;?#26041;便的查询到是哪个用户上传的数据,也不用担心会出现对矿工的种种不利因素。

总的来说,我们会以一个开放和积极的心态来?#24403;?#30417;管,我们也提供各种方面监管的工具来?#27599;?#24037;保持免责,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思路。


第七问:可以说一下您眼中未来最完美的Lambda是什么样子吗?都能解决哪些问题?


何晓阳:我觉得这个问题,分两方面。第一就是我认为最终我们实?#20540;?#26159;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价值存放和交易的一个基础设施。在Lambda之上,我希望每一个人的数据都属于产生这个数据的人,因为这个数据所产生的?#25214;?#20063;属于个人,这和目前抖音这种平台,是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区别。

那么我们认为在未来,对于全人类来说,数据是最大的财富,也是巨大的财富可能的源泉,数据它不仅可以产生金钱,甚至能够不知不觉的控制某些人,因为我们都知道目前抖音和头条的算法很厉害,甚至比某些人?#32422;?#37117;更了解?#32422;海?#19981;知不觉就过去了很多时间。我们觉得这个事情是很可怕的,也就是说未来人和人之间的差别会更大,商业精英?#25512;?#36890;人之间,它会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鸿?#25285;?#25152;以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们知道美国国会针对Facebook用户泄露隐私?#24405;?#21435;质询了扎克伯格,他说?#19968;?#36947;歉的,但是有个国会议员说,你过去14年以来一直在道歉,但是你们并没有改变行为。事实上,我觉得我们Lambda不是说一下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至少这是一个可尝试的方向,让数据的价值归属于个体。我们都知道自由、民主、?#25512;?#26159;我们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在数据上呢,只有科技巨头对于个人数据的垄断,对个人欲望、对个人未来生命的操纵,所以我觉得我们是一个反抗者和保护者的角色。

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我觉得Lambda的进步是无止境的,因为本质上来说,我们的设计都是模块化的,如果今后有更好的技术解决方案,我们未来都可以把它替换掉,未来如果说有更高效的算法,我们就可以换成更加高效的算法。所以我觉得Lambda是一个不断进化的区块链基础设施,这是跟以往的公链一个最大的区别。


第八问:不知道您的团队目前的状态如何,会受熊市影响吗,项目的进度是否如期?


何晓阳:现在简单说一下进度,我们预期在今年6月份发布主网,事实上我们已经很接近这么一个目标了,下周我们会向所有测试节点发布测试程序,然后逐步的上线矿工挖矿功能,这个网络本质上跟主网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只是到时候需要去?#35874;?#32593;络。

我们其实是需要熊市的,因为在任何一个喧嚣的环境下,优秀的项目能发出的声音总是有限的,只有在熊市的时候,大部分浑水摸鱼的项?#23458;?#20986;区块链行业,我们才能看到真正留下来坚?#20540;?#20154;。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东西,我非常?#19981;?#25343;生物学去举例子,就是你只有经历变化的时候,才会?#34892;?#30340;物种产生出来,只有?#33267;?#28781;绝了,才有哺乳动物的生态位。在2017年到2018年,整个的币圈是属于非常喧嚣的一个?#26143;椋?#28982;后有很多团队,很多声音以及非常多的白皮书,有非常多的人在说出?#32422;?#23545;于区块链的看法。那么经历了2018年的寒冬,我们会发现留下的媒体很少,交易所很少,团队更少,国内还在坚持做区块链项目的团队,现在真的一把手或者两把手就能够数得过来。

所以我们要?#34892;?#29066;市给我们的机会,使得我们能够在这个潮水褪去的时候,让大家看到我们还留在这个市场,留在这个行业,还在继续往前走,所以我觉得熊市是试金石。其他行业其实也是一样的,我个人也有过两次创业,中间也做过一些投资,就是在一个?#26102;?#27873;沫的时期,大量去博取眼球的公司,往往是不会活得很长久的,这也不是说很多团队故意的,但是这个道理往往是你经历了高峰,经历了低谷,然后经历了一次?#26102;?#30340;周期,经历了一次创业的周期,才会懂得。

所以我们团队的计划其实从一开始就做了一个很长远的规划,因为我上一次创业的时候,我也在?#26102;?#30340;热潮当中融到了很多钱,我也在整个的市场很热?#20540;?#26102;候花了很多钱。所以这次创业的时候,我们给?#32422;?#23450;的目标就是要保持一个非常小的团队规模,保持一个非常少的成本支出,同时我们要融足够多的钱,可能够坚持五年甚至十年的钱。

对于Lambda来说,我们?#34892;?#29066;?#20889;?#32473;我们机会!因为如果今天比特币不是?#37027;?#32654;金而是四万美金,我觉得这事没我们什么机会,我们说话也不会有人听到。


第九问:您认为去中心化存储技术相对于中心化存储?#28909;?#38463;里云、百度云之类的大公司的技术,有什么优势,如何吸引用户和矿工?


何晓阳: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是很有趣的,我们曾经无数次回答这个问题,当我们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其实一直在变化。我们一开始的时候,会认为去中心化的存储成本要比中心化的?#20572;?#28982;后你能够在同等的规模下,做到比中心化存储效率高。但我们真正的做了这个项目?#38498;螅?#20250;有不同的看法,区块链存储的本质上跟阿里云或者百度云没有什么可比性。

这两者本质上就是不同的东西,去中心化的存储,它能够做的事情跟云计算并不相同,或者说它提供的是一些独特的优势,它更多会率先用在需要这些优?#39057;?#22320;方。

我觉得它有这么几点很确定性的东西,第一,我们可以确定,你的数据到底存没存。第二,能够确定地知道数据是否?#22659;?#24182;且能够证明是否?#22659;?#31532;三,可以确定地知道数据的流向。目前所有的黑客攻击、数据泄露等问题,从某些程度上来说,都可以根据以上几点特性来解决,当然我们肯定是先根据一些个别行业和领域?#28909;?#33853;地,然后逐渐去往其他领域发展。


第十问:最后您想对我们的羊驼区块链社群的驼粉们说些什么?


何晓阳:其实我觉得我这不算是什么经验,但是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的思维方式。美国有个牛人,?#20219;页?#21151;得多,他是美国一个很牛的投资人,美国总统竞赛,他应该是唯一一个支持特?#21183;?#30340;企?#23548;遥?#28982;后这个人写了一本书,中文翻译过来?#23567;?#20174;零到一》,这里面有一段话,就是说当所有人都认为一件事情是错误的时候,只有你认为这件事是对的,并且最终你证明了这个事是对的时候,你才能从中获益,才能够有一个最大的价值。

这句话我一直在思考,就是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你总要找到那个别人以为是错的,只有你认为是对的,并且你坚持下去了,最终这个事情证明你是对的,这才是最大的机会。其实这个事情用在创业当中,会非常的明显,就是当你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别人以为你是蠢货,他会非常轻视你,会非常看不起你,之后他会看不懂你,然后他就追不上了。

所以我觉得对于驼粉来说,主要就是想告诉大家一点,就是你要找到那个你?#32422;?#29420;特的一件事情,这个事情能够让你去成功。在做Lambda项目的过程中,我知道我们团队有什么独特的竞争优势,所以在大家各自的事业当中,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做到。今天晚上的分享就先到这里,谢谢大家。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35270;?#39118;险,入?#34892;?#35880;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推广
相关新闻

涨幅榜

你可能?#34892;?#36259;的内容
下一篇

从600美金到身家过亿,华尔?#31181;?#29436;入局非带链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彩哪里买 6场半全场18100期开奖 辽宁快乐12预测一号码推荐号码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一码中特提前验证 36选7一等奖多少钱 河北20选5开奖哪个电视 百宝彩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彩客网双色球杀号 七星彩17045期规律图 棋牌乐 一肖平特图 体彩e球彩期号18081525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下载 roleplay真人游戏